首页 > 创业 > 详细

柳传志回忆创业历程:有理想而不理想化才能成事

发布时间:2017-01-12 08:02:13
阅读:57     评论:0     收藏:0      [点我收藏+]

柳传志回忆创业历程:有理想而不理想化才能成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联想控股微空间”(ID:LEGEND_HOLDINGS),内容为 2017 年 1 月 7 日柳总在传奇社年会上的讲话。

  柳传志: 

  今天来这里,参加传奇社年会,非常感动和激动。刚才大家唱《联想之歌》,确实让我回忆起了当年在人民大会堂一起唱《联想之歌》的情景。当时科学院也有几位领导参会,还有中科公司的周小宁。周小宁跟我挺熟,他说,看过很多公司也有自己公司的歌,但是看到一个公司所有的人那么神圣的唱自己的歌的时候,他说这个公司了不得。当时大家的劲头,所有的人把公司发自内心的描绘融到歌声里面,这个感觉,真的跟今天传奇社、跟大家在一起,应该是很相像的,这是让我很感动的地方。

  看到这么多同事从联想出来后,花开叶散,在全国各地创业,或者在其他组织里担任高管,为中国的经济出力,然后还能聚在一起,这真的是非常好的一种正气。刚才有位同事(张瑾)说她在王玉锁那儿,我现在跟新奥的王玉锁王总联系业务挺多,他们有个说法,说联想出来的人,全都愿意要,因为充满正气。真的是这样。

  刚才几个人在诗朗诵的时候,我相信他们每个人内心都是承认这首诗的,都是有一股要往上奔,要改造世界,要尽自己的能力,要发挥出来的劲头,这也让我非常感动。

  要做奔日子的人

  我最近常讲,人是分成两种,一种是过日子,一种是奔日子。今天在这的大多数人是属于奔日子。过日子和奔日子有什么不同呢?比如创业,到一定程度以后,生活差不多了,他就愿意稳住生活,比如开个小饭馆,做的还真不错,就稳在那了,回家跟老婆孩子团聚团聚,这也挺好,大多数人应该是这样。但其中有不少人,还是不停地要往上奔!奔的意思呢,就是不停地在挑高自己的目标,今天这个事实现了,两年、三年、或者四年,达到了目标以后,又往前定了一个新的目标,接着又往前走,不停地在奔!

  其实奔日子的人比过日子的人要艰难得多,因为这里面有风险,要努力。我记得柳青小时候作文,老师出的题目是大树和小草。她问我,您说应该愿意做大树还是小草,我说当然要做大树啊,应该鼓励做大树啊,她说老师的意思不是这样,老师是希望大家做小草。后来我想,老师有老师对的地方,我也有我对的地方。其实社会是愿意做大树的人在往前推动。要没有这种人,社会难以前进。大家都出去转过了,比来比去,中国人跟外国人还是有不同的。中国人有中国人的毛病,但好的一点是,往上奔的劲头确实比别人多。你们去体会,哪个民族能这样?犹太人可能比,欧洲人奔的劲头不够,东南亚的人也不行,美国人里边还有一部分人可以。

  往上奔的劲头确实是非常重要的。什么人可以不奔了呢?象我这样的。到了一定年龄以后,老奔那就不对了。我就要开始过日子了。徐卫国刚才送我的字是福寿康宁,咱就该福寿康宁了。但是要鼓励别人往前奔。今天就谈谈我自己在奔上的体会,给诸位说说奔的时候要注意什么,或者说什么是奔的境界。

  奔的境界有两层,一个是达到目的时的成就感。如当年联想是拼命地想有自己品牌的机器,原来我们是卖汉卡,然后代理销售别人的机器,一直到有自己的机器的时候,就算到了一个目标。然后下一个目标又是要奔中国第一,要到世界如何如何。每到一个成果、一个阶段,通过努力,按照你的设计,一步一步地,中间有坎坷,有摔打,然后达到自己的目的的时候,心中是愉快的。这种愉快和中六合彩有所不同,那个会让你一下子激动的死过去,这个是你一步步走过来的,这是奔所得到的成就感之一。

  第二个就是修为了,这是我今天想跟大家讲的。在奔的过程中,实际上要越过很多的挫折、艰难和坎坷。你在过这个挫折的时候,要能够享受这个过程,那就是到了一个境界。我自己确实是摔打着走过来,到后来逐渐能够享受这个过程。就这个过程,如果我今天讲出来,各位能体会,逐渐把原来难受的事变成一种心中说我愿意做的事,就会有一种新的感觉。

  人活的就是一种心态

  其实人活的就是个心态,真的就是个心态。凡事就把事情想透了,想到底,到这时候,你会安之若素。 

  2004、05 年的时候,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到蒙牛访问。当时做了一个游戏,给每人发了张纸,说每个人都要很认真地填写一下,如果飞机上突然发生事故,这张纸给你们,你留下的话是什么?那次我是认真的想了。我就想了,我觉得我这辈子是个很幸福的人。

  为什么很幸福呢?因为我越过两个阶段:我跟老曹我们这一代经受过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社会变革时期的封闭与苦难,而改革开放一下子把我们放活了。我有这两种的对比,所以我会觉得幸福。第二点就是正好赶上 40 岁那年我能创业。要是 50 岁了,可能就玩不动了。当时根本就没觉得自己岁数大,我觉得我 40 岁就跟今天 18 岁的人一样年轻!当时老曹从美国回来,到我家跟我说,我怎么问着你们公司的每个人都说公司要不行了,怎么就你说行呢?就是意志坚定!它就是行了!这就是我为什么有幸福的感觉。酸甜苦辣全尝过了,有我所惦记的人,也有很多人惦记着我,夫复何求啊!真的飞机要栽下来,就栽下来吧,心里头没有什么特别遗憾的。还有一个也很重要,就是如果家里还有要你撑住的人,你惦记的人还在苦难之中,这些会让你心里有恐惧的地方。我都没有,所以心里就很坦荡。

  所以人呢,确确实实,活的就是个心态。真的在过程中很艰难的时候,你去做它,你觉得我选的这条路,我就要这么做,我研究各种方法。事再难,有了这种心态,也会愉快地过去。真有点像踢球。你要呆在那儿被球闷一下,一家伙球砸在你头上,你肯定受不了,不管是不是运动员。但是当你主动去顶它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了。所以说这个心态非常重要,各位可以琢磨。

  比如说我最痛苦的事。我办公司时有几件事最痛苦:一个就是当时我们处在踩红线的边缘,屡屡为了外汇的问题、进出口的问题,确实有踩在红线边上的地方,他说你是什么就是什么。遇到这种事的时候,真的是心里头不舒服。后来我觉得我的做法挺好。比如进出口,如果完全用正规渠道,正常进口的元器件要贵出百分之三百多,没有人那么做。我们就把它定成为五颗星。中间这颗星,把凡是有风险的事,让别人去完成,我们把利益分出去。我们拿到的是正规的东西, 赚的是卖机器的钱。当然这么做依然还会有问题,有一次一个同事跟进出口商有勾连,没按我这个防火墙去做,就被警方抓了,很危险吧。这件事安全渡过以后,给我什么启发呢?我们必须得有股份!

  1993 年,我们主动跟院长提出,希望要有自己的股份。周院长非常的开明,说应该有,但是现在不能给你们,只能给你们 35% 的分红权。我们也很高兴,就接受了,直到了 2001 年我们改革成功。

  有记者朋友问,当时如果周院长不同意,科学院不同意,那你会怎么做?我说我会毫不犹豫地辞职。为什么呢?因为从 1984 年到 1993 年,我们走的道路非常艰苦,一是商务性风险压力极大,二是科学院是一个事业型单位,他没有办法给你贷款担保,所有贷款等于全是在我们自己的身上,三是当时还有政策风险。如果我们自己不能成为股东,看不到未来希望,那就没有意义,会让我们觉得自己只是一个船长,却干着船主的活,在这个大船经过大海的狂风暴雨胜利到达彼岸时,却得不到应有的回报。

  我绝不会做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比如另外办一间公司,做和联想同样的业务,趁机把联想业务转移到那边,等到那边成熟以后,再从联想这边离开。要做这个事,今天就是完全另外一个性质的公司,也许我们个人得到的东西更多,但是我内心将一辈子不舒服,永远会受到良心的谴责,我会觉得非常对不起周院长,对不起科学院。

  在争取产权的过程之中虽然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最终今天我们能有这样的一个体制,保证了我们以后有继承,保证了我们以后能够自己做主人,自己来设定战略, 回想起来我还是享受这个解决问题的过程的。

  我觉得奔日子的人,一个是目标实现的时候是个享受,是个成就感的享受,过程本身其实也是个享受。

  要勤于复盘

  要想享受过程,各位,你们必须把要做的事想明白。回过头想我自己,智商中等略偏上,情商比较高,上等而已,达不到特别高。但是我的好处是我确实勤于复盘。

  怎么得到复盘的概念的呢?当年刚刚从计算所出来,有一次不知道活怎么干的时候,我到我们所老副所长张修办公室,和他说起心里有气闷的事,不知道怎么弄。张修说真要到了闷得不知道怎么做的时候,你就把事放下,出去散散心回来再干。他并没有说让你怎么去想,但给了我很大启发。后来我发现,我们经常是被事情牵着走,顺着坡,过程就把你带到别的方向了,你原定的方向不是那儿。所以后来就养成了一个习惯,半个月一个月就停下来把所做的事捋一遍。我建议大家好好养成这个习惯。这个习惯的养成不是做样子,而是真想清楚。你看,我在外边干活,家里应该怎样,我应该怎么对待家庭,怎么对待子女、老婆,怎么对待兄弟姐妹,公司和家庭两不误。这点在企业界里是公认的。

  有理想但不理想化

  昨天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开晚会,我出了一个节目,是在我儿子婚礼上的讲话。我送给我儿子一句话,是我父亲当年关键时刻跟我说的。我 17 岁高中毕业那年,受到一个重大挫折。我们高中毕业的前一个学期,就开始挑飞行员。200 多人里楞就把我挑上了。哎呀把我得意的!我认为我已经被选上了,所以那一学期整个就没看书,瞎玩了半年。但是高考报名以后,忽然间空军找到学校,通过老师跟我说,我的耳朵有些问题,因此被淘汰了。班主任那天跟我说的时候,我一下就懵了。真的是考大学,我相信稍微用用功,成绩会很好。结果那一下就耽误了。我回到家特别沮丧。学校已经通知我父亲了,他那天早早回家,晚上跟我母亲和我谈,其中有一句话让我牢记心中。父亲说,只要你做个正直的人,不管做什么行业,都是我的好孩子。这句话当时感到很温暖,觉得父亲特理解。第二天父亲还是找了学校,学校发现西军电,就是今天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招兵的还没走,我就去了西军电。到学校后“两忆三查”,我才从指导员那知道,根本不是因为耳朵问题,是因为我有个舅舅有“政治问题”。后来我问我儿子,你知道我舅舅的问题跟你有什么关系吗?他想不出来。我说,要不是舅舅,就没你。我当不成飞行员就到了西军电,到了西军电就认识了一个女同学叫龚国兴,龚国兴后来就成了你妈。要是当了飞行员就办不出联想,顶多是开飞机,开不了多久就地勤了。那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人生就是这么神奇,挫折也许就是未来的机遇。

  我转述给柳林的那句话是要做个正直的人,正直包括了光明磊落、坦荡,等等。我的父亲重情重义,为人正直,我觉得很重要。但是我给柳林加了一句话,这也是今天想跟你们说的。其实正直不是我最先想说的,最要想说的是,要懂得融通。换句话说,要有理想而不理想化。

  在我们长大的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人们怎么会想到今天的世界会是这样,世界变化之大!有理想就是人不能没有底线,得有追求。不理想化就是要懂得融通的意思。你们年轻人还要做事,未来的不确定性我估计这个世纪不会比上个世纪小,不知道以后世界会发生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不懂得融通,一个劲地死心眼,我父亲后来摔得鼻青脸肿,我从他那也看到了很多东西。所谓享受过程,是要把事情想清楚。所谓融通,就是要有理想而不理想化地把事想清楚。不然,绝对搞不到今天。

  1986 年,联想汉卡被物价局查处,认为我们的价格远远超过了物价局的标准。当时物价局定价,只看硬件本身的成本价,然后加一个 20%,最大利润,就卖出去了,软件、人工的费用根本不算钱,这样就要罚我们 100 多万。当时,有员工给我出主意说,柳总,咱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把这个事公布出去,让社会来评评理,要引起社会的关注。后来我想了半天,我们还办不办联想,是我往这条路说走,还是接着办公司,当然我还是想接着办公司,所以后来就努力谈判,罚了 40 万,没有为了社会的进步,干那个事,这是一个妥协的典型的例子。后来就越来越明白,很多事情,有的事你以为对,也许并不对。夏天来了我们就脱衣服,冬天来了咱就穿衣服,雾霾来了咱就戴口罩,或者往海南走。不要老想着改造冬天改造夏天,时机不到改造不了,把自己改造成烈士了,那些事将来后人会去做,咱就把自己的事,口罩戴好,别受雾霾折腾,就行了。

  传奇社的活动要继续搞下去,理事会要牵头讨论哪些内容大家最欢迎,怎么能做得最好,不断地反复复盘,使传奇社更有生命力。

(0)
(0)
 
举报
评论 一句话评论(0
0条  
登录后才能评论!
© 2014 bubuko.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46678号-4
打开技术之扣,分享程序人生!
             

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