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详细

FB内部预警系统能发现新科技,然后收购或抄袭

发布时间:2017-08-12 14:06:20
阅读:98     评论:0     收藏:0      [点我收藏+]

FB 内部预警系统能发现新科技,然后收购或抄袭

被 Facebook 盯上的视频群聊应用 Houseparty 的旧金山办公室

  网易科技讯,8 月 11 日消息,华尔街日报撰文揭秘 Facebook 旨在跟踪竞争对手的“早鸟”警报系统。文章称,Facebook 利用该系统跟踪流行的新科技,然后要么将其收归门下,要么实施抄袭,从而摧毁来自创业公司的竞争。据透露, CEO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曾在全体大会上暗示员工别因为自己的骄傲而不敢去抄袭。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科技初创公司的生存信条是,速度至上。热门视频应用开发商 Houseparty 还有另外一个迫切行事的理由。

  硅谷的统治性势力 Facebook 正在密切跟踪该公司的一举一动,这是该社交网络模仿体量较小的竞争对手的激进计划的一部分。据知情人士透露,Facebook 是在一个可鉴别潜在竞争威胁的“早鸟”(early bird)内部警报系统的帮助下进行该类跟踪活动的。

  知情人士称,今年秋季,Facebook 计划推出一款类似于 Houseparty 的应用,该应用的内部名称是 Bonfire。这两款应用可让人们在智能手机上进行实时的视频群聊。

  “他们发现我们取得了进展。”总部位于旧金山的 Houseparty 联合创始人西玛·西斯塔尼(Sima Sistani)指出,“正因为此,我们将自己逼得很紧。”

  几家巨头的统治

  硅谷如今由几家巨头所主导,这彻底改变了美国创业文化的性质。虽然如今创办公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容易,但让公司足够快速地增长,变得足够强大,从而避免遭到其中一家巨擘的收购或者碾压,已经变得越发困难。

  数个月以来,Houseparty 发现 Facebook 一直在身后紧追不舍。去年,Facebook 高层曾主动联系,与 Houseparty 进行会面。该创业公司认为,该社交网络此举是为了探索收购的可能性。接着,在 11 月 Houseparty 公开宣称自己是“互联网的客厅”两个月后,Facebook 旗下的 Messenger 应用称它将会成为“虚拟的客厅”。

  2 月,Facebook 对 Houseparty 展开调研,发布开头说“大家好!!你们有使用 Houseparty 吗?”的帖子来吸引青少年用户参与进来。

  Facebook、谷歌、苹果、亚马逊等科技巨头拥有雄厚甚至富可敌国的财力,初创公司与之竞争和保持独立状态的难度与日俱增。那四家公司的市值总和接近 2.5 万亿美元,相当于法国一年的 GDP。

  Facebook 于 2012 年斥资 10 亿美元收购照片分享应用 Instagram,后又在 2014 年以 220 亿美元的天价将 WhatsApp 收入囊中。谷歌 2013 年吞并谷歌地图的竞争对手 Waze。亚马逊于 2010 年将拥有尿布电商 diapers.com 等网站的在线零售公司 Quidsi 收归门下。

  最近,这些巨头似乎在更加明目张胆地模仿体量较小的竞争对手。7 月,在 Blue Apron 进行 IPO(首次公开招股)一周后,亚马逊的一家子公司就一款品牌口号与 Blue Apron 的产品相仿的送餐用具提交专利申请。谷歌和 Facebook 均抄袭过 Snap 旗下的 Snapchat“阅后即焚”通讯平台上的功能。亚马逊拒绝发表评论。谷歌未回应置评请求。

  “别因为自己的骄傲而不敢去抄袭”

  据某位与会者透露,在去年的一次全体人员大会上,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告诉员工他们不应让自己的骄傲妨碍自己对用户的服务。他的言外之意就是,他们不应惧怕抄袭竞争对手。这一信息成了 Facebook 内部的非正式口号:“别因为自己的骄傲而不敢去抄袭。”

  Facebook 高层曾公开说过,在科技行业,企业基于其它公司开创的技术开发产品很普遍。

  各地的监管机构、政治家和专业学者正越来越多地质疑科技巨头们利用自身强大的影响力的方式。6 月,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对谷歌处以高达 27.1 亿美元的创纪录罚款,称它的搜索引擎偏袒自家的比价购物服务。谷歌方面称不认同该裁决,将考虑提出上诉。

  “如果你是一家应用开发商,对你来说,被收购还是与其中一家大型平台竞争,才是更好的选择呢?”麻省理工学院管理学教授斯科特·斯特恩(Scott Stern)指出,“公司被收购对于创始人来说固然是很好的结局,但那可能会削弱市场的竞争性。”

  被 Facebook跟踪的视频群聊应用 Houseparty

  正式名称为 Life on Air 的 Houseparty 是最早全力押注视频聊天的创业公司之一,其应用可让一小群朋友一起进行视频通话,就像一块在宿舍房间聊天那样。它的目标受众是:喜欢 Snapchat 但不一定喜欢 Facebook 的青少年。

  如今的竞争形势已经对这些创业公司很不利。根据 Verto Analytics 的数据,智能手机用户平均拥有 89 款应用,但每天只使用其中的七八款。该市场研究公司还称,Facebook、苹果和谷歌占据主导地位,合占人们在手机上花费的时间的 60% 左右,同时也合占移动端高达 80% 的广告收入。

  Verto Analytics 的 CEO 汉努·弗卡萨罗(Hannu Verkasalo)认为,Houseparty“是很酷的新应用之一,是挑战现有竞争格局,有可能在特定年轻群体当中取得成功的一个好例子。”但他也指出,Facebook、谷歌和苹果占据“非常明显的垄断地位”,“因此突破这种局面的难度非常大。”

  Houseparty 的两位创始人——38 岁的西斯塔尼和 29 岁的本·鲁宾(Ben Rubin)——都曾离取得成功咫尺之遥。他们之前曾领导开发最早期的在线视频流媒体应用之一 Meerkat,但在 Twitter 将该应用踢出自家平台,转而力推自有的流媒体直播应用后,Meerkat 的下载量急剧下降。

  之后,Facebook 决定全力进军视频直播领域,给 Meerkat 带来致命的打击。Meerkat 的其中一位投资人、前 Facebook 经理约什·埃尔曼(Josh Elman)指出,“我们无法跟像 Facebook 这样的巨头正面交锋。”埃尔曼目前是风险投资公司 Greylock Partners 的合伙人,还是 Houseparty 的投资者兼董事会成员。

  那一年的夏末,鲁宾、西斯塔尼和包括另一位联合创始人伊泰·丹尼诺(Itai Danino)在内的几个人闭关数日展开头脑风暴。他们认为,用户之所以很喜欢 Meerkat,是因为有个功能可以让他们跟朋友分享 60 秒钟的屏幕。他们总结道,那种视频活动比 Meerkat 上的实时视频直播更加私密,比电话通话更加自然直接。

  他们的新应用的理念是:“我们想要提醒人们,跟你的朋友联系了解他们的近况是很开心的一件事情,又或者向你的妈妈问好是多么地容易。”鲁宾说道,“这些不需要搞得很严肃。”

  2016 年 2 月,鲁宾和西斯塔尼推出 Houseparty,并开始在大学校园进行演示推广。2016 年 5 月,根据应用研究公司 Sensor Tower 的数据,Houseparty 曾短暂成为 iPhone 上最热门的社交网络应用。

  Houseparty 日下载量从 1 万次飙涨到 10 万次,之后出现奔溃,应付不了巨大的负荷。该应用一度宕机几个小时,在 7 月前一直存在故障。该团队在 7 月认定它需要进行全面改造。

  在 Houseparty 最脆弱的时候,Facebook 找上门来了。知情人士称,Facebook 视频项目主管费姬·西莫(Fidji Simo)联系了鲁宾,想要谈谈视频直播事宜。这是 Facebook 仔细观察 Houseparty 的第一个信号。

  Facebook跟踪竞争对手的“早鸟”系统

  据 Facebook 现在和以前的高管和员工透露,扎克伯格对任何有可能颠覆 Facebook 的东西都很敏感,甚至连最微小的初创公司也忌惮。

  知情人士表示,Facebook 利用内部的一个数据库来跟踪竞争对手,其中包括表现极其出色的年轻创业公司。该数据库源自 Facebook 2013 年对以色列特拉维夫创业公司 Onavo 的收购,Onavo 所打造的应用可通过将用户的流量导向私有服务器来锁定他们的隐私信息。据称,该应用让 Facebook 能够极为详尽地了解用户在他们的手机上的活动情况。

  了解 Facebook 跟踪系统的人称,该工具促成了 Facebook 收购 WhatsApp 的决定,也启发它制定视频直播战略;Facebook 利用 Onavo 打造它的早鸟工具来提前锁定市面上前景广阔的产品服务,该工具也帮助引导该社交网络跟踪 Houseparty 的一举一动。

  Houseparty 表示,它的增长因为应用的奔溃问题而受到阻碍,这也放慢了它推出新功能特性和吸引新用户的步伐。Houseparty 投资者兼董事埃尔曼称,来自 Facebook 高管西莫的电话让双方展开了“自然的对话”,期间 Facebook 在试图探究 Houseparty 是否值得收购。

  埃尔曼说,鲁宾不想要出售公司,但他面临董事会的施压,需要对 Houseparty 的各个选项持开放态度。“如果像 Facebook 或者 Snapchat 这样的公司需要你的团队的技术,那对于股东来说,被它们收购相比冒险去做大公司可能会有更好的回报。”埃尔曼称他如是告诉鲁宾。

  鲁宾说,一般来说他不会反对公司被收购,只要被收购以后他仍有机会“继续在更大的舞台上践行使命。”

  知情人士称,鲁宾曾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与西莫和其他人联系,后来还到 Facebook 的办公室会见 Facebook 的高层。鲁宾和埃尔曼拒绝讨论那些会谈的细节。

  后来,西莫告知 Houseparty 双方的谈判不会深入下去。

  去年 12 月,Facebook 开始发动它的群组视频聊天攻势。它的 Messenger 应用推出可最多让六个人进行视频聊天的功能,Houseparty 的群组聊天功能则最多支持八人。

  2 月,Facebook 邀请 13 岁到 17 岁的 Houseparty 用户来它位于加州门洛帕克的总部参与一项调查,写下一周的 Houseparty 使用日记,而后将那些日记分享给 Facebook。作为回报,他们可获得 275 美元的亚马逊礼品卡。

  Houseparty决心要击败 Facebook的 Bonfire

  与此同时,Houseparty 去年 12 月完成了规模达 5000 万美元的新轮融资,为未来的战斗准备好“粮草”。其新轮融资由曾投资 WhatsApp 和 Instagram 的风投公司红杉资本领投。前 Facebook 高管、红杉资本合伙人兼 Houseparty 董事迈克·韦纳尔(Mike Vernal)指出,Facebook 对 Houseparty 和实时视频聊天有意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为“Facebook 有着帮助人们相互连接的使命。”他说,他很看好 Houseparty 的增长潜力。

  Houseparty 重新打造了它的应用,使得它能够可靠稳定地进行扩展,不会出现奔溃。它增加了 25 名员工,将员工规模扩大了 30%。上个月,它聘请曾帮助流媒体音乐服务 Spotify 抵挡 Apple Music 的金苏克·米什拉(Kinshuk Mishra)出任工程副总裁。为了吸引更多的用户,Houseparty 推出了一项名为“传纸条”的新聊天功能。

  5 月,在 Houseparty 位于旧金山 Soma 社区的一个无标记的仓库的办公室里,该创业公司的领导们一块开会商讨强化自家应用的计划。听到公司的律师延迟了服务条款的一些小改动(一系列延迟事件中的最新一起)后,西斯塔尼马上指出,“不不不不!赶快去更新吧。”

  当月晚些时候,当 Houseparty 听说 Facebook 打算推出实时视频群聊应用 Bonfire 以后,他们的压力随即增大。(7 月科技新闻网站 The Verge 报道过 Bonfire。)“我对于这种抄袭没有意见。”鲁宾说,“这只是商业活动,只是一件让人分心的事情。”

  他说,Houseparty 决心要击败 Bonfire。Houseparty 目前有 100 万多的月活跃用户,相比 Facebook 社交网络平台的 20 多亿用户不值一提。

  埃尔曼称,让他受到鼓舞的一点是,Bonfire 只是一款独立的应用,Facebook 在推行独立应用方面表现得并不大好。但他也指出,要是 Facebook 找到办法将 Houseparty 的功能整合到“一个我一天已经使用 10 次的产品当中,那我恐怕会被吓坏。”(乐邦)

(0)
(0)
 
举报
评论 一句话评论(0
0条  
登录后才能评论!
© 2014 bubuko.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46678号-4
打开技术之扣,分享程序人生!
             

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