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 > 详细

周航复盘易到变局:除乐视外,我犯下的几大错误

发布时间:2017-08-21 14:03:58
阅读:56     评论:0     收藏:0      [点我收藏+]

  猎云注:2017 年亚布力夏季论坛在宁夏银川举行,知名财经主持人艾问受邀对话创投圈风口浪尖的周航。在主持人幽默调侃下,周航一一坦露,他本人和易到、乐视的种种纠纷和谣言也一一真相大白。

  “我是一个天生的创业家”,在 2017 年亚布力夏季论坛上,易到创始人周航面对主持人艾诚问答时如此说到,并透露今后仍会选择创业,但方向还在寻找。

  他如此笃信也是源自其近 20 多年的创业生涯。从 1994 年创办佛山天创电子企业有限公司涉足音响产品,再到后来做易到,他几乎没有工作过,都是在创业路上。从第一桶金到财务自由,再到大起大落。

  只不过,他这几年创办易到从领先到出局的戏剧性经历,又成了中国创业史上又一经典案例,也自然让他自己有了更多反思。也难怪周航表示,如果再创业一定比之前做易到要好,起码长了一个段位。

  对于易到的起起落落,作为创始人和操盘者周航在本次论坛上“重新理解创业”,复盘了他眼中的乐视、易到创业对与错,以及对创业的新认识。

  1

  重审易到和乐视:有洁癖公司遇到极端对象

  从 2015 年 10 月份乐视注资入股再到后来韬蕴资本接手,周航认为这就是宿命。“易到一个有洁癖的公司碰到另外一个很极端的对象,本身也充满戏剧性。”

  从乐视挪用易到 13 亿资金引发的多轮对峙交锋,选择与贾跃亭决裂、创始团队集体出走等一系列事件,周航无疑成了最争议的角色。而他认为是自己是易到相关利益者,要做对易到最有利的事情,而不是做观感最好的事情。

  周航表态,现在、过去、将来都不会考虑收回易到。“对我来说,每一段是一个新的创业,是要展开一个新的人生。我的自信是在未来某一时刻,我一定会进入一个新的领域,会寻找到新的乐趣。”

  2

  反思易到经营的几大教训

  01、创始人自身瓶颈

  周航认为,网约车领域的仗打下来就是高度竞争、强运营驱动的业务。“虽然易到是这领域开创者,但是它不是先发优势,虽然倚靠技术,但最核心的竞争力还是一个强运营驱动。在强运营驱动的业务下,更多需要的是执行力、对竞争的敏感度、对竞争的偏好,从这些方面来说,的确不是我个人的特质。”

  02、追求完美跑得不够快

  2010 年-2011 年,当时还没有 O2O 的概念。易到是移动互联网早期非常完美的一个创业公司,有确定存在的需求、明确的商业模式、有收入所有的闭环,非常完美的创业。

  周航表示,或许是刻意维持这份完美,导致它跑得不够快。比如,那时候没有足够好的第三方移动支付平台,我们要直连银行的信用卡中心,一家家去直联,最重要的是招行,为了安全,我们拉专线去连,光这一个谈判花了 7 个月,每个专线花了 7 万。最开始想把我们和出租车区别得很清楚,出租车是每公里多少钱,我们设计了一个非常复杂的计价模型。我们试图想构建一个非常完美的东西。现在的状态是追求完美的代价。

  03、轻视竞争回避竞争

  周航表示经常会问,怎么看你的竞争对手,“他们这儿不行、那儿不行,他们还差得很远。他们的回答让我看到了当年自己的影子。”

  “我们本质上的心态,面对竞争时会回避竞争,但是当我们面对竞争的时候,宁肯面对竞争过激也不要忽视。”

  创业者很容易犯这个错误,就是特别不愿意否定自己。我觉得应该换一个心态,更愿意承认和看到自己是错的,只有看到自己是错的,才有可能去变,变成有更多的可能性。

  04、静止考虑问题致使融资犯大错

  2014 年,有六七个投资机构联系周航,但是犹豫股东选谁。现在看起来,应该要更多的钱。

  “当时不知道融资做什么,当时的融资假设是错的,是为了 18 个月以后的利润设计的融资计划,觉得 1 亿美金足够了,其实至少应该拿到 3 亿美金。当时错在没有考虑动态的竞争环境,没有考虑竞争的需要,但公司是动态的,不能静止地想问题。”然而,对手融了 7 亿。没有一个核弹的国家跟有核弹的国家打仗可想而知。

  要知道融资是干什么,是为了竞争,不是为了自己培育竞争力,不是培育市场规模化,仗没打完,现在是需要打仗的,当时假设是完全错误的,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当时我们认为疯狂补贴冲击市场不会做多久,我们认为政府不能接受,因为这影响社会稳定,政府一定会干预。这个判断就导致我们不愿意定一个比出租车很低的价格,我们的专车定位就是一个出租车之上的一个业务。但是政府是二年以后才干预。竞争对手已经把市场全部打下来了。除了我们自己洁癖的原因之外,有很大的原因是受到这个影响。”

  3

  重新认识创业

  对于今后的创业方向,周航还在寻找中。他认为,移动互联网对我们生活改变了很多,但是还有很多没被改变。这也是创业机会。

  移动互联网连接的驱动力可能对这些行业还没有构成根本性的改变,在等待第二波。下一步肯定是 AI、商业智能。互联网之后肯定是商业智能化的浪潮,未来所有的商业思想、商业创新的构建可能都要在这个大的背景下去思考。“我会做接近内心更热爱的事情。至少不做自己不喜欢的,它再热闹我不喜欢肯定不会做的。”

  01

  我要做对易到最有利的事,而非观感最好

  艾诚:2017 年 4 月 17 日,你发了一条微博,说乐视成为大股东之后,挪用了易到的 13 亿资金,这条微博是不是把易到推到绝境的导火索?

  周航:显然不是。易到从 4 月份开始到后来重新重组,易到有新的股东,对易到来说,是获得一次新的机会。

  艾诚:和乐视公开决裂之前,你有跟乐视的创始人贾跃亭沟通过吗?

  周航:和贾跃亭最后一次沟通是去年吧,我跟他们的团队肯定沟通过。

  艾诚:你怎么评价贾跃亭?

  周航:我不愿意评价,为什么要评价别人呢?

  艾诚:最后选择这么悲壮的方式和乐视、老贾决裂是无奈吗?

  周航:我的做法在中国商界比较少见。中国本身是一个灰色的世界,有灰色的默契,不管怎样,不会把很多东西掀到台面来。

  我的立场是易到相关利益者。对我而言,要做对易到最有利的事情,而不是做观感最好的事情。

  当时司机的提现困难有 2 个多月了,但是所有人不知道真相,尽管大家有很多猜测。乐视回应的全部是谎言,比如说因为政策等原因,从来没有说过他的资金问题。而另外一方面,用户还在继续充值,继续充值可能潜在的危险也很多。我站在个人的立场,当时是挂名的 CEO,其实离开公司有八九个月,连办公室都没有了。

  艾诚:出局?

  周航:对。出局对我来说没什么尴尬,因为控股权交了,我离开很正常,但是他们不愿意让创始团队离开。这是他们的需求不是我的需求。

  那时候我的微博天天被别人骂,是否能站在我的立场理解我的感受和需求?我当然希望不愿意承受这样的骂名。不是我做的,为什么由我来承担责任?而且在当时是有选择的,可以尽量化解易到危机,可他就是不干,而且不事先说清楚。我们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有言在先。

  02

  公开决裂是让大家面对真相,面对真相是一切事情的开始

  艾诚:有一个八卦,在周航公开决裂的前一个晚上,致电易到高层,问能不能以更低的价格把易到再收回给周航,对方明确拒绝之后,第二天就在微博公布了这样一个决裂的信息,到底是真是假?

  周航:我怎么会继续接手呢?创业对我来说,不是为了证明自己,重新拿到易到也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可以成功的。创业对我来说是一个过程,如果是我真想做这个事情是可以做的,但是对我没有意义。这不是作为我这一类的创业者的意义。

  艾诚:所以这个谣言说,“周航不厚道,用公开信的方式要挟乐视和易到”,这完全不属实?

  周航:完全不是真的,我根本没有这样的兴趣。而且在过程中从来没有主动提出过,团队早就出去创业,他们已经融了很多钱,为什么还要回到易到呢?

  艾诚:是否让易到回到你这儿从来不在你的考虑范围内?

  周航:现在、过去、将来都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对我来说,每一段是一个新的创业,是要展开一个新的人生。我的自信是在未来某一时刻,我一定会进入一个新的领域,会寻找到新的乐趣。

  艾诚:如果 2015 年 10 月份乐视没有注资入股易到,易到还能活到今天吗?

  周航:这是一假设性的问题,本身没法回答,因为事情已经发生了,可能就是宿命。易到一个有洁癖的公司碰到另外一个很极端的对象,本身也充满戏剧性。

  如果没有乐视注资,我觉得易到会有不一样的命运。我们也看到变化,不管是神舟、首汽约车等专车主完全回到易到的轨道上来,他们也获得了很好的发展。

  艾诚:2015 年,我和你在博鳌相遇,当时我在酒桌上说,我觉得乐视和易到不是一种风格。你当时认为也许是野蛮生长的开始,也许乐视和易到会有很多汽车领域的合作。现在回想那时候,我觉得差距好大呀?

  周航:谈恋爱也是一样的,对一个新事物总是抱着积极正面的情绪,抱着期待,但是过程中会有根本性的问题或者是矛盾发生。

  03

  易到开创了一个行业,开阔了我的人生

  艾诚:创业九死一生,有一条铁律:一个创始人做一件事不一定成,做两件也不一定成,要一直做才有可能成。如果有人说你,在这个过程中一直都做的不那么对,或者是在重大战略上有失误,你怎么回应呢?

  周航:我觉得判断一个选择是对还是不对,本身没有答案。商业上没有非黑即白的选择,都是灰度,如果看事后的结果是否好,事情过了以后可能看着比较清楚。

  作为一个创业者,重新思考这件事情,不是为了判断当时什么事我做的对,什么事我做的错,更重要的是从中学习了什么?自己的认知有没有提升?如何认识自我?一切认识是为了让我们以后更好。

  艾诚:2014 年我们第一次对话,我说如果找到比周航更适合做易到的人,或者更适合做网约车的人,你会不会退让?你说,当然会,你最担心的是周航成为这家企业的瓶颈。你认为过去几年是易到本身发展的瓶颈吗?

  周航:曾经有个投资人想要投我们,最后没有投。过了若干年,在媒体上看到他谈到对易到的看法,他说易到做的事情和创始人团队的性格和气质不那么匹配。我第一次听到其实心理挺不服气的。但是后来冷静下来,客观想想,他说的是对的。

  我们的仗打下来就是高度竞争、强运营驱动的业务。它有创新性,说我是这个行业的开创者没错,但是它不是先发优势,虽然倚靠技术,但最核心的竞争力还是一个强运营驱动。在强运营驱动的业务下,更多需要的是执行力、对竞争的敏感度、对竞争的偏好,从这些方面来说,的确不是我个人的特质。

  通过这段经历让我想到,如果以后再创业,我会选择不仅热爱、而且真正适合我的东西。

  艾诚:怎么评价易到这次创业呢?

  周航:易到开创了一个行业,开阔了一个人生。我觉得我的人生因为易到变得非常精彩和丰富,不仅增加了我个人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还结识了很多人,包括你。没有这样的创业经历不会得到这些。这对我的人生是巨大的丰富和提升。

  04

  快比完美更重要

  艾诚:创业初期如何把握住先发优势,不至于让滴滴打车、快的、Uber 都跑到易到之前?

  周航:对创业公司来说,快比完美更重要。如果把时间放回到 2010 年、2011 年,易到刚刚起步时,当时还没有 O2O 的概念。易到是移动互联网早期非常完美的一个创业公司,有确定存在的需求、明确的商业模式、有收入所有的闭环,非常完美的创业。

  正是因为过于完美,或者是因为我们刻意维持它的完美,导致它跑得不够快。我们有很大的先发优势,起码比我们的竞争对手领先 18 个月,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几乎不可能有一个自己单独跑一年半甚至更长时间没有竞争对手的存在。

  当时为了完美,比如,那时候没有足够好的第三方移动支付平台,我们要直连银行的信用卡中心,一家家去直联,最重要的是招行,为了安全,我们拉专线去连,光这一个谈判花了 7 个月,每个专线花了 7 万。最开始想把我们和出租车区别得很清楚,出租车是每公里多少钱,我们设计了一个非常复杂的计价模型。我们试图想构建一个非常完美的东西。现在的状态是追求完美的代价。

  艾诚:什么都做对了,但是做得不够快。中期滴滴打车、快的、Uber 都来了,最后起了一个大早赶一个晚集的人易到不见了?

  周航:竞争是一个公司、企业永远不可回避的话题。不管什么样的巨头,不管是什么业务,不管是运营驱动、品牌驱动还是技术驱动,不管你多么领先,竞争都是不可避免的。很多创业者特别是所谓的领先者,面对竞争时候的心态是不对的。我经常会问,怎么看你的竞争对手,“他们这儿不行、那儿不行,他们还差得很远。”他们的回答让我看到了当年自己的影子。

  我们本质上的心态,面对竞争时会回避竞争,但是当我们面对竞争的时候,宁肯面对竞争过激也不要忽视。

  艾诚:我能不能反过来推,你曾经犯过这样的错,曾经选择了轻视竞争也不愿意过激?

  周航:太多了。

  比如定价,其实 Uber 几乎跟我们同时起步,起点也一样,都是做高端车。Uber 很早看得很清楚,就是比出租车便宜一块。人家已经放量了,我们为什么不跟进呢?这一点其实给了自己很大的教训,创业者很容易犯这个错误,就是特别不愿意否定自己。如果我所有的努力都证明之前的决定是对的,有意义吗?这不是我要的意义,相反我觉得应该换一个心态,更愿意承认和看到自己是错的,只有看到自己是错的,才有可能去变,变成有更多的可能性。

  艾诚:当企业规模巨大,利润可观,被资本追逐。如何选择投资方?易到的股东结构能不能分享一下?

  周航:易到非常好的地方是,从天使轮、A、B、C轮都拿到了全世界那个轮次最合适的。

  但是创业者应该清楚,第一,融资要来干什么;第二,要知道业务需要什么样的东西。2014 年,有六七个投资机构联系我们,但是我们犹豫股东选谁。现在看起来,当时自己设的问题多么愚蠢,应该要更多的钱。

  艾诚:为什么有这样的反思呢?

  周航:当时不知道融资做什么,当时的融资假设是错的,是为了 18 个月以后的利润设计的融资计划,觉得 1 亿美金足够了,其实至少应该拿到 3 亿美金。当时错在没有考虑动态的竞争环境,没有考虑竞争的需要,但公司是动态的,不能静止地想问题。

  要知道融资是干什么,是为了竞争,不是为了自己培育竞争力,不是培育市场规模化,仗没打完,现在是需要打仗的,当时假设是完全错误的,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艾诚:为什么易到变成了今天的易到?

  周航:很好解释,对手融了 7 亿。就像你手里有核弹一样,没有一个核弹的国家怎么敢跟有核弹的国家打仗呢?

  当时我们认为疯狂补贴冲击市场不会做多久,我们认为政府不能接受,因为这影响社会稳定,政府一定会干预。这个判断就导致我们不愿意定一个比出租车很低的价格,我们的专车定位就是一个出租车之上的一个业务。但是政府是二年以后才干预。竞争对手已经把市场全部打下来了。除了我们自己洁癖的原因之外,有很大的原因是受到这个影响。

  05

  我是一个天生的创业家

  艾诚:你的创业行为一边比较胆怯,一边坚持做心中认为正确的事情,最终还是妥协了?

  周航:在中国创业这是对人性很大的冲击,一方面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和是非标准。但是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可能会付出很大的代价,然后会妥协。妥协了又没有做自己,其实我觉得这是在中国创业特别辛苦的一个事情,并不是动脑子、费体力,而是心理负担很大。

  我从对公司投资负责的角度,一定要做出对这个公司尽可能安全和有利的选择,而不是由着自己的选择来。

  艾诚:有创业者认为成功不是生活中的追求之一,你追求什么?

  周航:自由。

  艾诚:自由还想在中国创业?

  周航:看每个人对自由的理解。自由不是什么都不用干了,可以去享受生活,这是很浮浅的自由。深刻的自由是心无挂念,不需要因恐惧而怯弱,也不需要因贪婪而去做什么,你可以心没有约束,可以更自然得去接近于你真正热爱的事情。

  艾诚:国美竞争激烈的时候,人们说“当职业经理人不能太陈晓”,现在创业圈把这句话改了,“创业者不能太周航”?这意味着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周航:我认为我是一个天生的创业家。为什么呢?我几乎没有工作过,从 21 岁开始创业,做易到,以后可能还有别的,最近做投资。我自己通过这段经历很清楚退休不是我想要的事。

  艾诚:周航在创易到之前就已经赚了很多钱,做易到一定不是为了财富,你说是天生的创业家,要连续创业,接下来创什么呢?

  周航:不能说创业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不仅仅为了赚钱,肯定还追求赚钱以外的东西。

  下一步做什么,我也在找,我很自信一定会找到。我通过自己回望易到的创业、总结,自己感觉作为一个创业者、CEO,自己的认知、心态,在创业的功底上涨了好多。也就是说,如果我现在再去创业,一定比之前做易到的时候要好,起码长了一个段位。

  艾诚:再创业一定做什么、一定不做什么?

  周航:顺应大势是毫无疑问的,我觉得任何创业者,可以追随内心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是不能逆势而行,创业都是时代的产物。移动互联网本身这波大潮,应该说基本过去了。移动互联网对我们生活改变了很多,但是还有很多没被改变。这就是你的创业机会。

  移动互联网连接的驱动力可能对这些行业还没有构成根本性的改变,在等待第二波。下一步肯定是 AI、商业智能。互联网之后肯定是商业智能化的浪潮,未来所有的商业思想、商业创新的构建可能都要在这个大的背景下去思考。我会做接近内心更热爱的事情。至少不做自己不喜欢的,它再热闹我不喜欢肯定不会做的。

  艾诚:下次坊间流传的是“创业一定要周航”。

  周航:大多数投资者并不喜欢夜里 12 点发微信朋友圈,天天奋斗加班,九九六是日常功课的创业者。我觉得没有意义,我越来越感觉到在做正确的事之前勤奋毫不重要。

  要区分盲目和勤奋,其实没有足够勤奋的思考找不出正确的事情来。只不过不要在体力上故作勤奋。很大的工作强度可持续性是没有的,很多时候好像不这样就不是一个创业公司,甚至互联网公司晚上不加班都是不正确的。

  最近一个同事说,刚去 Facebook 很有感触,下午 6 点一个人都见不到了,他很感慨,说我们太勤奋了,我们超过他们是迟早的事情,因为他们太懒。我说我感觉正好相反,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面前勤奋是多么不重要。

(0)
(0)
 
举报
评论 一句话评论(0
0条  
登录后才能评论!
© 2014 bubuko.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46678号-4
打开技术之扣,分享程序人生!
             

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