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详细

畅想谷歌改造城市项目:数据流能代替政府规则吗

发布时间:2017-10-24 11:58:21
阅读:36     评论:0     收藏:0      [点我收藏+]

  10 月 24 日消息,据卫报报道,2016 年 6 月份,建筑与设计行业领先杂志《Volume》发表了一篇关于“谷歌城市化”(Google Urbanism)项目的文章。这个项目源自莫斯科知名设计院的构思,主旨是将未来城市打造为“数据萃取(data extractivism)”的地方,将收集到的来自个人的数据转换成人工智能(AI)技术,让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等充当复杂的综合性服务提供商。该项目坚称,这些城市本身将从这些数据中获得部分收入。

畅想谷歌改造城市项目:数据流能代替政府规则吗
图1:无人驾驶汽车是谷歌为满足民众需求而设计的,是其城市理念的一部分

  这些城市当然不会介意这种合作,但 Alphabet 愿意吗?该公司确实很重视城市业务,其许多高管甚至提出了一个大胆想法,即收购那些陷入困境的城市(比如底特律),并且围绕 Alphabet 提供的服务重新改造它。在这个过程中,没有恼人的陈规陋习阻碍这一进程。几十年前,所有这些看起来都会给人有违直觉的印象。但在今天,当世界银行这样的机构都在宣扬私人运营城市的优点,硅谷权贵们渴望建立从传统官僚机构中解放出来的、以海洋为基础的微型国家时,这项提议似乎并不显得太牵强。

  Alphabet 已经运营着许多城市服务:城市地图、实时交通信息、免费 Wi-Fi (在纽约)以及无人驾驶汽车等。2015 年,Alphabet 甚至成立了专门的城市部门——Sidewalk Labs,由华尔街资深人士、纽约市前副市长丹尼尔·多克特罗夫(Daniel Doctoroff)负责领导。多克特罗夫的背景暗示了“谷歌城市化”项目的真实含义,即使用 Alphabet 的数据能力,与当代城市中的其他强大力量建立有利可图的联盟,从房地产开发商到机构投资者等。

  从这个角度看来,“谷歌城市化”项目绝对是革命性的。它依靠数据和传感器来保持繁荣,但在决定建设什么、为何建设以及花费多少成本方面,它只能起到次要作用。人们不妨把它称为“黑石城市化”(Blackstone Urbanism),以便向房地产市场上最大的金融机构之一——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致敬。

  自从多伦多市最近选择 Alphabet 将其占地 4.9 公顷的未开发滨水区 Quayside 变成“数字奇迹”以来,我们很快就会发现,“谷歌城市化”项目是否会成为塑造城市的主要金融力量。Sidewalk Labs 已经为这个项目投入了 5000 万美元资金,其长达 220 页的竞标书为其改造思想和方法提供了引人入胜的洞见。多克特罗夫最近接受采访时说:“昂贵的住房成本、通勤时间、社会不平等、气候变化,甚至是寒冷天气,都让人们留在室内。”

  Alphabet 的武器令人印象深刻。廉价、模块化的建筑可以快速组装,传感器可以监测空气质量和建筑条件,自适应交通信号灯会优先考虑行人和骑自行车者,泊车系统引导汽车到可用车位。更不用说递送机器人、先进的能源网格、自动化垃圾分类,当然还有无处不在的无人驾驶汽车。

  Alphabet 本质上希望成为其他市政服务的默认平台。它说,城市始终都是平台,只不过现在正在数字化。竞标书中称:“世界上的大城市都是经济增长和创新中心,因为它们利用了有远见的领导人所建立的平台。罗马有引水渠,伦敦有地铁,曼哈顿街道网格。”

畅想谷歌改造城市项目:数据流能代替政府规则吗
图2:多伦多已经将改造 Quayside 滨水区的工作交给 Alphabet

  多伦多本身就被以富有远见的领导人所领导,现在又迎来了 Alphabet。在所有这些平台上,人们可以很容易地忘记,街道网格通常不是私有实体的财产,它可以排除某些人,并容纳其他人。我们希望特朗普的公司拥有它吗?可能不会。那么,为什么要急着将数字化工作交给 Alphabet?

  谁来决定不同公司应该遵守新城市的规则?这里会使用 Alphabet 的 AI 系统来节约能源吗?亦或者,这个平台会向其他人开放吗?无人驾驶汽车只会使用 Alphabet 旗下 Waymo 开发的汽车,还是 Uber 以及其他任何实体都可进入新城市?Alphabet 是否支持“城市网络中立”原则,就像它积极支持传统的网络中立那样?

  在现实中,没有“数字网格”,只有不同的 Alphabet 产品。Alphabet 的赌注是提供炫酷的数字服务,以便在城市内建立“数据萃取”的完全垄断。要想打造“数字网格”需要作出的努力实际上可能将市政服务私有化,而这正是“黑石城市化”策略的一个主要特征,但不是彻底的背离。

  Alphabet 的长期目标是消除资本在城市环境中积累和流通的障碍,当然主要是通过更温和的、基于反馈的浮动目标来取代正式的规则和限制。Alphabet 称:“过去,为了保护人类健康、确保建筑安全以及管理负外部性(negative externalities),制定相关规定是有必要的。然而今天,一切都变了。城市可以实现同样的目标,而不再需要分区制和静态建筑规范带来的低效率。”

  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声明。即使是像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和维尔海尔姆·罗普科(Wilhelm Ropke)这样的新自由主义者,也允许城市领域的某些社会组织中存在非市场形式。他们认为,规划才是城市空间受到物理局限的真正原因,而非市场信号:没有其他廉价的方式运营基础设施、修建街道以及避免拥堵。

  对 Alphabet 来说,这些限制不再是问题。无处不在、持续不断的数据流可以用市场信号取代政府规则。现在,一切都是被允许的,除非有人抱怨。这与叫车服务公司 Uber 背后的原始精神非常相似:除了规则、测试和标准之外,让消费者对司机进行排名,而得分较低的人很快就会自动消失。为什么不对房东这样做呢?毕竟,如果你幸运地躲过了一场房屋火灾,你就可以行使你的消费者主权,并将其评级降下来。这里的操作逻辑符合“黑石城市化”的观点,即使这些技术本身也是“谷歌城市化”项目的一部分。

  “谷歌城市化”项目意味着政治的终结,因为它认为不可能进行更广泛的系统性转型,比如限制资本流动,以及土地和住房的外资所有权。相反,它想要调动科技的力量,以便帮助居民“适应”看似不可改变的全球趋势,比如日益加剧的不平等和不断上涨的住房成本。Alphabet 希望我们相信,它们是由生产成本驱动的,而不是看似无穷无尽的廉价信贷供应。

  在正常情况下,这些趋势意味着我们大多数人的情况会变得更糟。然而,Alphabet 的卖点在于,新技术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生活,比如通过自动追踪系统,在忙碌父母的繁忙日程安排中找到时间;由于汽车所有权变得没有必要,汽车债务成为过时产品;通过运用人工智能(AI)降低能源成本等。

  “谷歌城市化”项目与“黑石城市化”的关键假设都是一致的,即我们高度金融化的经济将继续存在,它以停滞增长的实际工资为标志,由于全球需求持续强劲,开放的房地产市场推动价格上涨,基础设施建立在不透明但利润丰厚的公私合作模式基础上等。好消息是,Alphabet 拥有传感器、网络以及算法,可以恢复和维护我们早期的生活水平。

  谷歌的多伦多提议仍然含糊不清,比如谁将为这个城市乌托邦买单。它承认:“有些项目最具影响力的创新主要是资本项目,这些项目需要大量可靠的资金来进行融资。”如果不这么做,它可能会成为与特斯拉城市,即由无限的公共补贴推动风险投资,而这一切都源自于集体幻觉。

  Alphabet 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在于其空间的模块化和可塑性,它们的功能没有被永久指定在某个部分上。就像早期的控制论乌托邦,宣称提供永久灵活和可重新配置的架构,但没有任何功能被永久地分配给它的任何部分。所有的东西都可以重新部署和排列,精品店可以变成画廊,最后变成了酒吧,只要这种数字化转型能带来更高的回报。

  毕竟,Alphabet 正在打造一座“无需静态使用建筑物”的城市。举例来说,提议在多伦多核心附近的 Loft 打造一个框架结构,在其生命周期内保持灵活,并适应激进的混合用途(如充当住宅、零售、制造、办公、接待以及停车场),以便可以快速响应市场需求。这是“谷歌城市化”项目的民粹主义承诺:Alphabet 可以通过数据流和廉价预制材料定制它,从而实现空间的民主化。问题是,Alphabet 的功能民主化将无法与城市资源的控制和所有权民主化相匹配。这就是为什么 Alphabet 的算法民主的主要“输入”是“市场需求”,而不是公共决策。

  Alphabet 没有实现所有权和控制权的民主化,而是承诺参与、协商以及新的方法追踪“民众的心声”,即通过 Alphabet 的广泛传感网络来自动追踪用户。该公司甚至称赞所有人最喜欢的城市规划专家——简·雅各布斯(Jane Jacobs),他所宣扬的那种小规模、高度灵活的城市化与华尔街对房地产和基础设施的兴趣日益浓厚的观点相一致。

  在许多城市,市场需求正是导致公共空间私有化的原因。在政治领域,决策不再被采纳,而是委托给资产管理公司、私人股本集团和投资银行,它们纷纷涌向房地产和基础设施,以寻求稳定和体面的回报。“谷歌城市化”项目不会逆转这一趋势,反而会加速这一趋势。如果大多数居民负责自己的空间、建筑和基础设施,那么这种乌托邦式的、近乎无政府主义的城市化将是值得庆贺的。但事实并非如此,这样的空间是越来越由私人投资者(通常是外国)所有,彻底背离了分区法或建筑法的限制,这可能会带来格伦费尔特大厦(Grenfell Tower)瘫痪的恐惧,而不是佛蒙特州骚动中令人安心的对话。

  除了购买整个城市街区的机构投资者之外,Alphabet 也了解其城市的真正受众——全球富豪。对他们来说,数据驱动的可持续性和算法生成的手工生活方式,只是证明他们房产投资组合价值上升的另一种方式。Alphabet 的“城市化即服务”可能不会吸引多伦多的居民,但这一点并不重要。作为一个房地产项目,它的主要目标是给未来城市居民留下深刻印象。多克特罗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Alphabet 的加拿大合资公司“主要是一场房地产游戏”。

  Alphabet 的城市发展也具有更广泛的政治意义。Alphabet 到来让加拿大政治家感到些许安慰,因为北美地区目前正就吸引亚马逊第二总部展开激烈竞争。有些城市甚至提出 70 亿美元的激励方案,以期吸引亚马逊到来。这表明,尽管越来越多的人反对硅谷,但我们的政治阶层几乎没有其它积极的行业借鉴。

  这显然也是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面临的情况,他最近将自己的国家称为“硅谷”。从某些方面来说,他当然是对的。加拿大的养老基金将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变成了他们今天所拥有的利润丰厚的另类资产。让我们不要对“谷歌城市化”项目抱有任何幻想。人们可能会天真地认为,新兴技术和金融行业联盟将会产生不利于后者的结果。然而,即使 Alphabet 接管了他们的垃圾处理工作, “黑石城市化”仍将继续塑造我们的城市,“谷歌城市化”只是一种掩饰真相的好办法。

(0)
(0)
 
举报
评论 一句话评论(0
0条  
登录后才能评论!
© 2014 bubuko.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46678号-4
打开技术之扣,分享程序人生!
             

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