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 > 详细

春节留守程序员:最期望负责的业务一切正常

发布时间:2018-02-18 21:58:34
阅读:116     评论:0     收藏:0      [点我收藏+]

  作者饶文怡

  春节假期到了,但即使是在这样的日子,我们依然会在北上广深见到无数依然在岗的工作人员,默默地维持着正常的生活秩序。

  程序员也成为了其中的一份子。

  过去几年间,看春晚的同时在手机上抢红包成为了常备的一项活动。走亲访友期间,和兄弟姐妹们来上一把手游,把餐桌上的美食拍照发微博或者朋友圈,又或者在网上看看搞笑视频,都已经相当常见。

  但就在这些常见背后,因为过年期间巨大流量的涌入,也往往会蕴含潜在的技术危机。因此,这依然需要不少程序员在过年期间也坚守在岗位上。

  今年春节,我特意找来几名留守在深圳的程序员,了解了他们在这段时期的工作感受。

  1

  在春节之前的几天,我第一次见到晓斌。他是去年 5 月加入腾讯金融云的售中架构师。今年春节,他因为要留在深圳的办公室,没有办法回到陕西老家了。

  “除夕、初一和初四,这三天我需要在公司值班,”他告诉我。

  过去,晓斌很少有春节期间留在公司值班的经历。他说,自己以往所在的都是一些保险行业的企业,春节之前很早就会封网,停止业务。

  “传统的保险公司一般都不太喜欢‘开门红’,所以以前在过年期间,公司基本不会推新活动,我们也比较空闲,只需要在家的时候电话可以保持畅通就好了。”因此,他加入腾讯后的最直观感受是,工作节奏和之前确实不太一样;他自己对于即将而来的第一次除夕留手也多少有一些紧张和好奇。

  不过,即便是今年需要留守,看起来晓彬也不算太忙。

  他今年要服务的客户包括一家银行,这家银行打算在除夕夜的时候和电视台的春节晚会合作,给电视机前的家庭观众发红包。可以预料的是,这段时间里,银行的相关底层技术平台将会面临比以往更大的压力。

  在见到我的时候,晓斌说,所在的春节值班的团队基本已经做好了该有的技术准备。

  他介绍说,对于春节期间,最主要的准备工作其实是在于提前和客户沟通好他们所需要的一些网络资源。过年期间,任何一项平时看起来稀松平常的线上推广活动,都有可能比平时迎来十倍甚至几十倍的流量,这就需要技术团队提前为客户做好网络资源的准备。

  好在,第一次在腾讯值春节班的他,基本已经和客户以及公司这边沟通好了相关需求。一切流程跑通后,他所需要做的就是守在公司,坐等春节的到来。

  “相对来说,压力还不算特别大,要做的工作其实和平时差别不算大。”他说。

  大年三十晚上还需要留在公司的感觉未必好受,好在晓斌的妻子和小孩今年都会来深圳,和他一起过年。无论如何,在工作之余的闲暇时间,家人还是能够陪他在深圳一起享受一年之中难得的空旷。

  当然,加班福利也必不可少。除了常规的加班工资之外,晓斌和我说,除夕夜的时候,大领导可能还会亲自过来给留守的员工发红包。

  “是 Pony(马化腾)那个级别的吗?”我问他。

  “应该不会。”晓彬笑着否认了我这个“不切实际”的猜想:“腾讯过年期间留守的员工太多了,大领导们不太可能一个个地来问候的。”

  2

  在春节留守深圳值班的群体中,腾讯的程序员确实占据了大部分。

  “过个年,你在深圳能见到的,还在工作的程序员,基本都是腾讯的,”一个在腾讯工作的朋友开玩笑地对我说。

  作为国内最大的几家互联网公司之一,腾讯旗下的业务已经渗透到了每个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在春节期间,这些业务当然不可能放假;自然,相关的人员也需要留下来,保证一切业务的正常运作。

  不过,相比于晓彬,另外一些腾讯的程序员们,在这个春节期间要做的工作可就没那么轻描淡写了。

  Shendy 是腾讯云负责安全的一位工程师。在春节期间,他要针对可能出现的技术风险进行监控,在这一块的工作压力也会相对较大。

  “过年期间大家是放假了,但是黑客们不会放假。”他对我说。

  具体来看,春节期间,出游、消费、购物方面都会迎来一个小高峰。这背后,互联网的金融场景无处不在,自然黑产也会盯上这背后暗藏的“机会”。

  对于 Shendy 和他的同事来说,安全业务和其他业务不同的一点在于,他们所面对的威胁手段可能会有以前从未遇见过的,这就需要他们在值班期间一旦遇到类似事件时,能够快速进行反应。

  “一般来说我们要保证系统的稳定性在 99.99%,但过年期间的值班,就是要避免那 0.01% 的发生。”

  Shendy 的工作,一般来说人们未必能体会得到。但另一些同样繁忙的程序员,则是需要保证我们一些日常使用的程序,包括了微信、QQ、王者荣耀等,在过节期间还能正常运作。

  “之前微信红包刚出来的时候,腾讯金融业务下面一大半的员工都要加班,来保证红包稳定运行。”一位腾讯的程序员对我说,这种春节期间的加班,对于腾讯的热门业务部门来说已经是常态。

  “不然的话,像王者荣耀、微信这样的 App,万一春节期间出了点什么问题,谁担的起这个责任?”

  所以,对于这些留守的程序员来说,他们最期望的是,春节期间自己所负责的业务一切正常,不会出现什么大乱子。

  初一的晚上,晓斌告诉我,除夕夜业务一切正常。他说,自己“算是放松了”。

  3

  一般来说,相比于腾讯这样的大企业,规模小一点的互联网公司,基本都不会让员工留守在公司了。毕竟春节期间大家都在休息,业务一般开展不起来。

  不过也有例外,尤其是当公司希望在新年假期之后立马对产品进行更新迭代的时候。

  在知道我要写“过年期间留守值班的程序员”这个稿子之后,朋友小洋立马找到了我,说要和我吐吐苦水。

  我们约在了他公司楼下的一个咖啡厅。刚坐下,认识了十多年的小洋毫不顾忌地向我抱怨了今年他的公司有多么“不人性”。

  “就为了过年之后要上一个区块链相关的新功能,让我们所有程序员从初三开始就要回去上班,真是没法过了。”他的抱怨像连珠箭一样向我射了过来。

  我问他,公司会给他们提供规定的加班费吗?

  他连连摇头:“不是加班费的问题,大过年的,想出去玩一下都没机会。一年就这么几天是可以放松的啊。”

  他说,公司从 2 月初就开始找程序员谈话,动员他们过年留下来“冲关”;负责人说,项目要是能在预定的时间内成功上线,之后特批 10 天假期。家在深圳,不需要千里迢迢回家乡的小洋,自然成为了首当其冲的“被谈话对象”。

  “你们不能在家办公吗?为什么一定要到公司去?”我还是不明白。

  “家里的电脑没公司的那么好,也没那种氛围,万一有亲戚朋友过来了,你是陪他们聊天还是继续在房间里敲代码?”小洋说。

  从 2017 年底开始,区块链潮流席卷了全球范围内的互联网界。从迅雷开始,大大小小的公司都开始将这个一般人概莫能知的技术当作是自己的新一个业务卖点,希望在滚滚大潮中分得一杯羹。

  小洋所在的是一家提供 SaaS 服务的初创公司,这也是一种令很多普通人摸不着头脑的概念,两个晦涩的概念组合起来,带来的是更浓重的未知感。

  他说,自己其实也没搞懂自己要做的具体是什么,但既然产品给下了方向,自己开发就是了。

  “做的那么迷糊,还不如赶紧走人。”我劝他。

  “像我们这种毕业两三年的,哪有那么好找工作,跳去大公司他们也未必看得上我,还是再过一段时间再说吧。”他一口喝完了杯中的咖啡,转身又回到了楼上的公司。

  4

  表弟阿骏严格意义上来说还不算是一个正式的程序员,计算机系大四就读的他,刚在 2017 年的秋招中获得了一份来自珠三角地区某机场的 offer,负责机场的数据系统监测。

  从那时候起,他就开始了实习,提前进入了职场生活。

  因此,即便他还是一名实习生,但同样需要在大年初六这一天回到工作岗位上。这是他第一次没能在家过完整个春节假期。

  我本来还以为,他作为一名实习生,不需要参加这种值班;又或者,他会对于假期被强行缩短这一件事怨天尤人,但他自己倒是看得很开。

  “每年春运期间机场都是特别忙的,基本上所有技术员工都需要在岗位进行监控,没办法啦。”阿骏对我说。除此之外,今年他所在的机场还计划开展新的业务,机场的信息系统也因此需要进行新的调整,这也增添了额外的工作量。

  他去一趟单位并不轻松,由于家住城东,机场在城西,他每天上班,仅仅花在路上来回通勤的时间就要超过 3 个小时。

  另外,和一般的互联网企业不同,机场的信息系统还没有形成一套自动化的纠错体系;所以回到单位后,他还要在岗位上保持 12 个小时的高度集中,确保机场的信息系统不会出现问题。有时候,他还需要值夜班,这是一种更加令人疲惫的体验。

  所以,和之前提到的那些程序员不同,他的春节工作量也许是几个人之间最强的;而且,等到他成为正式员工,需要独当一面之后,工作量只会越发增加,而不会减少。

  阿骏早早地就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为自己的春节值班做准备。

  我不知道,明年的他还需要在春节期间的哪一天回到自己的单位进行加班,也许是大年初七,也许是除夕夜。春节是我们一年当中难得见面的机会,但这种机会往后可能也会越来越少。

  他自己似乎却已经适应了这种工作节奏。当我问到他具体的工作内容时,他已经可以一字一句地向我解释自己的日常工作安排,对于我不理解的概念,他也能够给我解释,尽量让我明白。我觉得,他也算是一个合格的程序员了。

  5

  在我小的时候,每年大年三十晚,在外面吃完年夜饭回家的路上,我总是会看见仍然行驶在马路上的那些孤零零的公交车,或者是看见空空如也的地铁。

  那时候,我总是会多少感到有些无奈。在这个被认为是团圆的夜晚,就连出租车司机,都已经选择回到自己的住处和亲朋团聚,但是这些公交司机们,抑或是地铁司机们,依然需要在一片寂静的路上驰行。

  可以说,某种意义上,他们已经成为了这座城市中基础设施的一份子。基础设施是不能瘫痪的,因此他们也不得不默默地在自己的岗位上坚持着。

  今天技术的发展,让互联网也成为了基础设施的一部分,渗透到了每个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之中。于是,曾经看起来高大上“敲打着不明代码”的程序员们,也逐渐地成为了春节加班大军的一部分。

  大潮已不可逆。可以想象,在之后每一个春节假期的晚上,北京中关村、深圳科技园,以及每一个城市的互联网集聚地,大楼的灯火想必都会彻夜通明,就如同年三十晚仍在路上奔驰的公交车一样。

(0)
(0)
 
举报
评论 一句话评论(0
0条  
登录后才能评论!
© 2014 bubuko.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46678号-4
打开技术之扣,分享程序人生!
             

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