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详细

扎克伯格走出泄露门

发布时间:2018-06-24 19:42:31
阅读:76     评论:0     收藏:0      [点我收藏+]

  他是世界上最年轻的亿万富翁,14 年来,他多次拒绝被收购,一步步把 Facebook 推向 5800 亿美元市值。

  扎克伯格的笑容又回来了。

  6 月 21 日,彭博亿万富翁排行榜上,Facebook 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和“股神”沃伦·巴菲特相距不远,身家差不多为 816 亿美元,但扎克伯格所持的 Facebook 资产正在增值,而巴菲特的净资产则在下降,外界认为扎克伯格身家有望超过巴菲特。

  不合身的帽衫、牛仔裤、T恤,脚踩一双阿迪达斯凉鞋,扎克伯格还是原来那个样子。眼下的他似乎走过 3 月爆发的隐私声讨漩涡。14 年来,他多次拒绝被收购,一步步把 Facebook 推向 5800 亿美元市值。

  起家惹上剽窃风波

  截至 2018 年 3 月末,Facebook 的月活人数已达到 22 亿人,约占世界总人口的四分之一。然而,14 年前诞生之际,扎克伯格曾遭遇一场剽窃风波。

  2003 年 9 月,哈佛大学读大二的扎克伯格设计了一个选课系统,用户可以发现谁在报名选学这门课,也能看到其他人都选了哪些课。哪知道这被不少男生用作“泡妞神器”,看邻桌美女选什么课,自己就跟着选什么课,从而创造搭讪机会。

  扎克伯格看到了学生对社交的渴求,干脆创建了一个人气评比应用 Facemash,让用户投票选取颜值最高的人。为了获取更多照片和数据信息,他不惜入侵学校数据库,黑来的照片放到网站后,4 小时内迎来 2.2 万次访问量。但哈佛大学颇为恼火,以版权和信息安全为由关闭网站,还给了扎克伯格一个“留校察看”的处分。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校友 Winklevos 兄弟和他们的同学 Divya Narendra,注意到天资聪颖的扎克伯格,主动邀请他加入,参与社交网站的建设计划。

  扎克伯格口头答应了,但不久后,他和两个室友在宿舍搭建了全新的社交网站 Facebook,并于 2004 年 2 月正式推出。当月底,超过半数的哈佛本科生注册;两个月后,常春藤院校已被纳入麾下,注册人数很快达到 100 万。

  Winklevos 兄弟和 Divya Narendra 很恼火,他们认为扎克伯格盗窃了他们的商业计划,甚至偷走了源代码。而扎克伯格则否认剽窃创意,称 Winklevos 兄弟只是想开发一个约会网站,并非社交网站。

  2004 年,三人提出诉讼,指控扎克伯格违背口头合同并复制想法。戏剧性的是,2008 年双方和解,三名原告拿到 2000 万美元和 125 万股 Facebook 股票,当时价值 6500 万美元。

  但 2010 年,三人又反悔,认为 Facebook 在股票价值上故意欺骗,以至于他们补偿降低,准备撤销和解协议并追加索赔,而当时和解费伴着股价已经飙升到 1.4 亿美元。2011 年 7 月,三人又决定放弃上诉,接受和解方案,此时的和解费已经超过 1.5 亿美元。

  这令不少人不齿。在卫报的一项调查里,有八成用户认为三人不该拥有更多权利。法官 Alex Kozinsky 透露,这不是 Winklevoss 兄弟第一次被对手打败,然后通过诉讼获得无法实现的市场,在某些时候,诉讼必须结束。

  22 岁拒绝 10 亿美元收购

  相比创意的天马行空,把创意落实下来才是最难的,这也是大部分网友力挺扎克伯格的原因。

  Facebook 推出不久后,大二的扎克伯格选择退学。事后他透露退学勇气来自校友比尔·盖茨,盖茨曾在 2004 年在哈佛电脑课上讲话,“盖茨鼓励我们利用课余时间从事某个项目,当时哈佛也允许学生休学创业”。

  在风投的助力下,Facebook 成长很快,用户数持续刷新,估值也一路攀高。但到 2006 年中,用户量达到 700 万,其中大部分为大学生,增长来到一个拐点。而 Myspace 用户数依然上扬,到 2006 年 8 月已有 1 亿用户。

  Facebook 来到十字路口。一方面有公司抛出收购橄榄枝,一方面投资者和高管也开始动摇,扎克伯格始终死守阵地。但 2006 年 6 月,雅虎提出 10 亿美元收购价时,压力骤然变大。

  内部高管很快分成两拨,年长者倾向卖掉,年轻人希望自己打拼。7 月,扎克伯格不得不同意收购方案。双方似乎互补,雅虎有数以亿计的用户,但社交网络进军吃力,Facebook 有很酷的工具,但需要收割更多用户。

  耐人寻味的是,在扎克伯格同意出售的几天内,雅虎宣布其收入增长放缓,将推迟发布新广告平台,雅虎股价也在一夜间暴跌 22%,雅虎 CEO Terry Semel 给 Facebook 的报价一下子降至 8 亿美元,Facebook 董事会拒绝交易。

  两个月后,雅虎标价重归 10 亿美元,暗示还能再提价。而 Facebook 的动态新闻和开放注册成功推行,用户突破 1000 万。被放鸽子的扎克伯格也足够警惕,说服董事会和高管团队,说雅虎不是一个认真的合作伙伴,Facebook 自身价值更高,最后收购流产。

  当时跟着一个 22 岁的小伙子能有什么前途?一年后,管理团队很多人都走了。2016 年扎克伯格回忆这段经历,依然黯然神伤,“最让人心痛的不是拒绝收购提议,而是后来发生的事,许多人退出了,他们不相信我们”。

  走出困境的难点,在于拓展更多非学生用户。2007 年 5 月,Facebook 启动平台战略,人们可以在上面运行各种应用程序,“开心农场”等游戏开始走红。2009 年,这些滋生于平台的软件公司创造了 5 亿美元收入,平台战略也令 Facebook 身价倍增。

  2007 年 10 月,Facebook 开始在谷歌和微软两大巨头间周旋寻价,最后微软同意按 150 亿美元的估值水平,以 2.4 亿美元投资获得 Facebook 的 1.6% 的股权,而这项投资只是双方广告代理协议的副产品。

  扎克伯格也在岁月磨蚀里变得“坚硬”。每年总有那么一两次,用户会集体跳出来表达对网站改版的不满,但扎克伯格总选择无视。

  2009 年 3 月,Facebook 改版,用户状态信息可以实时更新,并在屏幕右侧高亮显示,这引发多达 170 万用户的抗议活动。Facebook 花了几周时间安抚用户,然后保留了改版成果。

  更疯狂的事在后面。2012 年 4 月,扎克伯格甚至未经董事会批准,收购了图片应用程序开发商 Instagram,其仅有 13 名员工,而扎克伯格收购价高达 10 亿美元。这一度引发外界对扎克伯格能否胜任 CEO 的探讨,甚至有人怀疑 Facebook 估值偏高。

  跌跌撞撞中,2012 年 5 月,Facebook 上市了,以 160 亿美元成为当时史上最大的科技 IPO 企业,扎克伯格也一夜间成为全球排名第 29 位的富豪。

  每天 1 小时学中文

  扎克伯格坐在椅子上,前面是一堆把持长枪短炮的记者,他换上西服,打上领结,面向咄咄逼人的国会议员们。不像以往那样神采奕奕,他偶尔垂丧着脑袋,抿着嘴,“我们对于自身的责任没有全面的认识,这是我的错误,我很抱歉,我开创并运营脸书,所以我对此负责”。

  4 月 10 日,华盛顿国会大厦,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接受质询。有人说,同比高市值公司,Facebook 的成长太过顺畅,彼时,至暗时刻到来。

  泄露危机源于一次爆料。3 月 18 日,剑桥分析公司被指出,在未经用户同意的情况下,利用在 Facebook 上获得的 5000 万用户个人资料数据创建档案,并在 2016 年总统大选期间针对这些人定向宣传。

  裹挟政治色彩的社交让人大惊失色。除了愤怒的用户,各国政客也颇为敏感,欧盟、美国、英国纷纷抨击 Facebook 和剑桥分析公司。一夜之间,Facebook 市值缩水 360 多亿美元,扎克伯格身家蒸发 60 多亿美元(约合 400 亿人民币)。

  泄露危机根植于 Facebook 的商业基因。它收集数据并出售给应用程序开发人员和广告客户,以此获得不菲的报酬,而对于买家将数据传递给别有用心的第三方,Facebook 很难监督和预防。事实上,早在 2015 年,Facebook 就要求剑桥分析公司删除数据,但后者隐瞒实情,被滥用的用户数据并未全部销毁。

  3 月 21 日,Facebook 发布了六大补救措施,阻止未获授权的第三方公司获取用户资料。比如向所有个人资讯被第三方 APP 误用的用户发出警告,关闭用户近三个月未使用的 APP 获取资料的许可权等。

  Facebook 的股价跌落谷底,短短 11 天市值蒸发 1433 亿美元,终于在 2 个月后重回事件发生前的水平,此后一路攀升,截至 6 月 23 日市值已达 5839 亿美元。根据截至 6 月 23 日下午 6 点的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扎克伯格以 710 亿美元身家位居世界第五,也是全球最年轻的富豪。

  扎克伯格并不想给后代留下大额财富。早在 2015 年 12 月第一个孩子出生时,他和妻子普里西拉·陈宣布将捐出所持 99% 的 Facebook 股份(当时价值 450 亿美元),启动“陈-扎克伯格项目”,用于推动个性化学习、疾病治疗、互联网连接、以及社区发展。

  妻子普里西拉·陈为华裔血统,其奶奶只会说中文,为了与奶奶对话,扎克伯格曾请老师每天辅导一小时中文。而背后隐藏的,是 Facebook 在中国市场的缺位,“如果你遗漏了 13 亿人的市场,还如何连接整个世界”,扎克伯格也曾反思。

  据不完全统计,从 2010 年首次拜访中国至今,扎克伯格至少来过 5 次。从爬长城到天安门前跑步,从秀中文到请领导人给女儿取名字,可谓煞费苦心。

  据媒体报道,他曾考虑和中国本土互联网公司成立一家合资公司,也同意将服务器放在中国境内,甚至答应自己占较小股份,但最后仍不了了之。

  在C端市场无力形势下,扎克伯格瞄向了中国企业,每次来都坚持拜访中国企业家,马云、曹国伟、李彦宏、雷军都曾是他的座上宾。这对有助于出海的中国企业有很大吸引力,因为 Facebook 已经成为中国企业在北美、欧洲、南美市场的主要推广渠道。

(0)
(0)
 
举报
评论 一句话评论(0
0条  
登录后才能评论!
© 2014 bubuko.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46678号-4
打开技术之扣,分享程序人生!
             

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