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 > 详细

长租公寓明星“寓见”疑似资金链断裂

发布时间:2018-10-21 12:18:22
阅读:64     评论:0     收藏:0      [点我收藏+]

  10 月 16 日,长租公寓品牌“寓见”数位上海租户向记者反映,在其租赁合同正常履约期间,房东突然上门赶人,理由是债务方寓见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寓见资管)不再支付房租。

  寓见公寓隶属于上海小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小寓科技),成立于 2014 年。据其官网信息,小寓科技目前布局上海及华东,拥有门店 43 家,开业房源数超过 20000 户,管理资产超过 300 亿元。寓见资管为小寓科技控股的资产管理平台。

  此时,距离 8 月长租公寓商杭州鼎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爆雷”不足两月。

  租金去哪儿了

  “前几天,房东突然找上门,说他们已经两个月没有收到房租了,要求我们退租。”寓见公寓租客王一平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照他的估算,如果现在被迫退租,他将损失 2 个月押金和 5 个月的“消费贷”,总计金额超过 1 万元。他担心,如果退租后停止还贷,则存在“失信”的风险。

  和王一平有类似遭遇的,有数百人。目前租客反应的主要问题有:租期未满将要被迫退房、已退房的迟迟拿不到押金、绑定的分期付款无法解除,退房后仍要被迫付费,以及房东的“时时刻刻来敲门”。这些人当中,不乏已经提前支付一年租金的租客。

  据王一平提供的电子材料,他与寓见公寓签署了为期一年的租赁合同,付款方式为押二付一,除首月房租外,每月定期付款约 1500 元到第三方网贷平台元宝e家上。其租住的小区名为汇郡海棠苑,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浦东北路与高博路交汇处东北侧,目前已经付费 7 个月。

  上门驱赶房客的房东,事实上也是讨债无门。

  2018 年 9 月末,寓见公寓按月支付的房租并未如期而至,在家中老人的催促下,李强开始向寓见公寓催缴。在多个官方渠道电话沟通无果的情况下,李强找到了位于徐汇区钦州北路的寓见公寓总部,这才发现被拖欠房租的,大有人在,而且很多人在 9 月初就被欠款。

  2016 年末,李强把家中老人的一套两室一厅的回迁房,以 2700 元/月的价格交给了寓见公寓。租约一签 5 年,约定前三个月免租,前三年价格不变,第四、五年根据一定比例上调。

  李强说,当时之所以选择寓见公寓,一来是类似平台自如与蘑菇给出的价格并不比寓见高,还因为寓见早早在小区设点招揽生意,与当时服务汇郡海棠苑的物业公司,貌似有合作关系,很多房东在物业的引导下选择了寓见公寓。

  2018 年国庆节后,租客与房东分批多次去寓见公寓总部维权。据多位租客反应,寓见公寓的人士给出的回应均为:未来公司或将由青客接盘,具体能否成行仍在商讨中。期间,租客可根据意愿决定是否解除租赁合同。不过,租房押金难退,目前公司正在积极与银行沟通,但不承诺能免除“租金贷”。经济观察报记者向前述寓见公寓员工验证了上述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10 月 16 日晚间,十多位租客向记者反映,元宝e家等租赁贷公司在当晚突袭扣款,寓见公寓向租户发布及时提取绑定银行现金的提示。

  10 月 17 日,在寓见公寓所在的徐汇区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大批租客围堵到了小寓科技副董事长林小森。现场视频显示,林小森当即表态,寓见正在与青客等长租公寓服务平台沟通接盘问题,也在积极与租金贷公司沟通债务转移问题,希望各方给出沟通处理时间。

  青客属于上海青客设备租赁有限公司旗下业务,该公司 2012 年成立于上海,主要从事的业务有房屋出售、租赁和托管等业务。

  迹象早露端倪

  2014 年,投资经理出身的程远与出自安居客、汉庭酒店、大众点评以及一家在线旅游上市公司的四人共同创立了寓见公寓。

  公开资料显示,2014 年 3 月至 2015 年 3 月的一年内,寓见公寓曾先后获得三轮融资,其中的明星投资方为雷军旗下的顺为资本,其余包括险峰华兴、联创策源等。

  2017 年国庆期间,寓见青年公寓曾作为“异乡逐梦客”在上海的安身之所,出现在央视财经“时间去哪儿了”栏目中。2018 年 4 月,在深圳举办的中国长租公寓行业协同创新发展峰会上,寓见公寓还名列 2018 长租公寓创新企业排行榜 TOP30 的第 20 名。

  寓见公寓的问题,似乎早就有迹可循。企业注册信息查询披露,至 2018 年 7 月,寓见公寓以被告身份涉及民事纠纷公开出庭 13 次,其中 11 次是在 2017 年下半年以后。

  2018 年 1 月,上海刻灵宁保洁公司因合同纠纷,向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申请,冻结寓见资管和小寓科技银行存款 34.91 万元,或扣押其等值财产。

  9 月 14 日,上海市消保委发布《长租公寓中介服务投诉激增,市场隐患凸显》的报告显示,2018 年起至发布日,上海市部分中介机构违反押金退还约定投诉 730 余件。其中,反映寓见资产未按“15 个工作日”的约定期限退还押金的,超过 300 名,寓见公寓还采取消极方式回应消费者催促诉求,拖延时间平均长达 3 个月。

  10 月 16 日,多位寓见公寓员工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拖欠员工工资有一个半月之久,原来 200 多人的员工也锐减至一半。

  另据一位青客员工透露,寓见公寓实质上已经倒闭,该公司存在很多不良资产,波及多家银行。上海市住建委和建行等多方斡旋,希望青客能接收整合部分业务。而青客,只有在寓见公寓所有房东做完交接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去考虑租客的安置问题。

  据部分房东介绍,青客的接盘条件为:房东解除与寓见公寓的租赁合同,然后按免租三月,租期五年,且租金不高于寓见此前给到的标准,在此基础上再谈重新签订合同。这对于很多还有一、两年合约到期的房东来说,条件并不友好。

  问题症结在哪儿

  王一平租赁合同的签订方式与大多数长租公寓类似,即:租户首期支付一个月房租、约定押金和服务费,剩余款项被分解为 11 个月的小额贷,按月分期返还给放贷方。

  据了解,寓见公寓资金运作方式也与大部分分散式长租公寓无二:平台方用贷款机构给租客的租金贷款,用于高速拿房扩张或者其它资本运作。在没有严格风控的前提下,这种模式存在资金期限错配和挪用导致的流动性风险。

  工商资料显示,小寓科技主要股东有:林小森、程远、寓程商务咨询中心、寓郭商务咨询中心、寓益商务咨询中心、YUJ PARTNERS LIMITED、Ceyuan III YHHK Limited(联创策源)、Shun-wei Ventures II(Hong Kong)Limited(顺为资本)。其中寓程、寓郭、寓益的实际控制人为程远和林小森。这意味着,除了早期的投资方和主要创始人,小寓科技并无其它资本进入。

  另据多位租客提供的合同,以汇郡海棠苑小区为例,10 平米左右的单间,月租金在 1000 元至 1500 元。按照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的估算,寓见公寓披露的房租,较市场均价低 500 元左右。究其原因,除了位置较偏远,实际面积、装修情况与宣传或有出入外,也存在用低价吸引消费者,借用信用生财的可能。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就在 2018 年 9 月 27 日,林小森和程远还分别以 990 万元、10 万元的认缴出资额,成立了上海遂林公寓管理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为:物业管理,房地产经纪服务,酒店管理,住房租赁经营,自有设备租赁等。

  此外,经济观察报记者就寓见公寓资金问题多次拨打其工商披露电话,多次被挂断后又通过短信表明身份和采访意图,至本文发稿,未获回复。同时,也多次拨打程远办公座机,均无人应答。(吴小飞)

  (应受访者要求,王一平、李强为化名)

(0)
(0)
 
举报
评论 一句话评论(0
0条  
登录后才能评论!
© 2014 bubuko.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46678号-4
打开技术之扣,分享程序人生!
             

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