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详细

华为搅局能源圈:看似低调神秘 总能卷起旋风

发布时间:2018-10-22 20:54:13
阅读:63     评论:0     收藏:0      [点我收藏+]

来源:视觉中国
来源:视觉中国

  华为正以不为人察觉的速度改造着光伏和整个能源领域,所到之处,总能卷起旋风。

  原标题:华为搅局能源圈

  文  《中国企业家》记者周夫荣

  编辑:尹一杰

  10 月 20 日,2018 首届中国光伏产业领跑论坛在江苏泗洪启幕。在一期总规模 500MW 的领跑者基地中,华为智能光伏份额 360MW,占比 72%。华为智能光伏业务总裁许映童在论坛上提出,面向平价上网的新价值主张:“AI 加持,1500V 智能光伏使能平价上网”。其实,华为在做的,远不止这些。

  两个月前,华为发布了 2018 年上半年财报,半年的销售收入为 3257 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比互联网三巨头腾讯、阿里、百度的销售总额还多了 1000 亿元人民币。

  但外界没有注意到的是,这家业务遍及全球 170 多个国家,拥有 18 万名员工,在世界 500 强中位列第 83 位的企业,正以不为人觉察的速度改造着光伏和整个能源领域,而其核心武器就是能源互联网。

  美国学者杰里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于 2011 年在其作品《第三次工业革命》中预言,以新能源技术和信息技术的深入结合为特征,一种新的能源利用体系即将出现,他将他所设想的这一新的能源体系命名为能源互联网。这也是能源互联网概念第一次被提出。

  随着各国政府的重视,能源互联网概念得到广泛传播,也吸引了一批企业重金投入。而在国内市场上,随着华为的入场,真正的战争似乎才刚打响。

  虽然看似低调神秘,但华为所到之处,总能卷起旋风。

  “华为进入哪个行业,哪个行业的龙头企业就该担心了。”天合光能一位高管说。

  斜路杀出

  2010 年,光伏领域的企业还不知道,它们将迎来一大劲敌。

  此前,中国光伏从无到有,一路狂飙。2008 年,经历了金融危机带来的一落千丈后,这一年,全球光伏产业重现繁荣。

  然而,表面的乐观背后,存在巨大隐患。彼时,曾有专家忧心忡忡地告诉《中国企业家》,光伏作为我国新兴产业,隐藏着“两头在外”的隐患。原材料、关键技术与设备 90% 以上靠进口,90% 以上的产品依赖出口。

  更大的问题是,光伏在应用领域还处于各自为战的粗放阶段。华为公司企业无线产业发展部部长伍海滨称,即便到现在,我国大部分电网设备还处于无网络连接状态,不能实现实时监控检测,只有少量用于必要日常操作的网络连接。2014 年,中国配电网的通信覆盖率仅 20% 左右。国家能源局相关计划要求,到 2020 年,我国配电网的通信覆盖率要达到 95%,配电自动化率要达到 90% 以上。

  许多光伏企业已经在试图摆脱低端发展模式。这一年,华为盯上了光伏逆变器市场。

  光伏是目前世界上占比最高的清洁电力供应方式之一。而华为之所以选择逆变器,是因为在光伏电力数字化过程中,逆变器是关键的接入点、信息传输管道,甚至是“大脑”。

  耗时三年,华为推出了第一款光伏逆变器。而这一年,发现光伏并不好做的德国西门子和德国博世不约而同宣布退出光伏领域。

  区别于行业同侪,华为推行的是组串式逆变器。

  组串逆变器不受组串间模块差异和遮影的影响,减少了光伏组件最佳工作点与逆变器不匹配的情况,故障发生时的损失也较低,且生命周期维护成本更低,客观上增加了发电量,降低了维护成本。

  现在,越来越多的大型光伏电站开始使用组串逆变器。但曾经,光伏行业组串式逆变器很难得到业主的认可,市场一直做不起来。早在 2011 年前后,丹麦工业巨头丹佛斯就曾在华布局组串式逆变器,但最终折戟而返。而华为用一年时间,就打开了组串式逆变器的市场局面。

  业内观察人士称,华为看到了业主的痛点,在整个行业大打价格战、主推集中式逆变器的趋势中,剑走偏锋,选择了这条完全不同的打法。“华为这样做是因为集中式逆变器的价格太烂,做了也没意思。另外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华为在大功率的平台根本没有优势,而是借力打力,把自己在中小功率段电源的优势延续到光伏产业上。”

  《中国企业家》记者了解到,华为逆变器研发团队超过 300 人,其中 70% 以上为硕士,10% 为博士,10% 为外籍专家,正是这个精英团队在业内推进了“硅进铜退”。“硅”指以芯片、软件为代表的数字信息部件,“铜”指电容、电感等电力电子部件。“硅进铜退”是增加芯片、软件等“硅”部件的使用,通过更精确的功率转换和控制技术,使输出更平顺,同时减少电容、电感等“铜”部件的数量和容量。

  由于“铜”部件的数量和容量的减少,“硅进铜退”使逆变器的体积和重量大大减小,而且更容易通过技术创新和大规模制造来降低成本。

  由于芯片和软件的引入,每台逆变器都变成了一个“大脑”,这让光伏电站的智能化运维得以实现,可以对每路组串的输入进行智能检测、智能故障处理、远程升级等。

  直到华为推出 FusionSolar 智能光伏系统,以及一站式解决方案后,业内同行才发现,华为从一开始,就没有把逆变器当成单独的产品来做,而是“智能光伏解决方案”的硬件基础。

  2013 年底,华为在业内第一个提出了“智能光伏”的理念。并在第二年建成的格尔木 220MW 智能光伏电站和拉西瓦 12MW 智能光伏电站中,把逆变器产品从“哑设备”变成了可感知、能交流的“智能大脑”。

制图:中国企业家
制图:中国企业家

  搅局者

  华为的狼性文化,在逆变器的营销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三年前,当中民投将建全球最大光伏电站宁夏盐池电站的消息传出后,中民投的办公室便迎来了一批不速之客。华为的营销团队长期“驻扎”进了这个办公室,展开了一对一的“攻克”。

  最终,华为中标中民投该项目的光伏逆变器组串型战略采购,宁夏盐池电站装上了华为逆变器。

  争夺市场份额过程中,只要华为盯上的项目,不管环境多么恶劣,地势多么偏僻,都有销售团队的身影。由于是非标产品,针对不同企业,逆变器具有很大差异,因此在项目建设期间,华为团队几乎全程跟进。

  其实,光伏逆变器产业门槛并不高,尤其一些小企业,曾经一度以扩大生产规模,做大逆变器的容量、打价格战抢占市场。过去 10 年,集中式逆变器的功率从开始的千瓦级逐步做到兆瓦级,价格也从两元降到了两毛。

  在利润如此微薄的领域,晚了数年才进入的华为却能迅速崛起。

  原因之一是,其主打的组串式光伏逆变器产品系列具有较高的性价比,易维护和技术可靠等竞争力。然而,华为惯用的主动积极的营销方式,对其扩大市场份额更加功不可没。

  在强大的攻势下,2014 年,华为智能光伏电站解决方案出货量 4GW,订货量 5.5GW,直追行业老大阳光电源。逐渐,华为在分布式小中功率逆变器出货量显出了优势,而曾经的“老大”,集中式大功率逆变器的龙头阳光电源压力可想而知。

  2015 年国家能源局实行光伏“领跑者”计划,华为智能光伏获得 50% 的份额。2016 年,能源局继续扩大示范基地,共 550 万千瓦,华为智能光伏获得 65% 的份额。

  随着销售团队的日夜奔袭,华为大大压缩了其他小企业的市场和利润空间,并把在市场上征战二十多年的逆变器巨头阳光电源挑下马。

  华为入局第三年的 2015 年,坊间就有消息称,华为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阳光电源,成为中国第一。

  阳光电源的反应相当强烈,甚至毫不避讳地发布澄清公告称:经核查,截至本公告日,尚未有行业主管部门以及第三方研究机构对国内光伏逆变器市场占有率的排名统计。2014 年,本公司光伏逆变器全球订货量 5.89GW,发货量 4.23GW,其中国内发货量 3.8GW,实现海内外市场的稳步增长。根据主管部门对国内光伏市场装机增量的统计,本公司预计 2014 年度国内市场占有率保持在 30%~40%,因此无论是订货量还是发货量,本公司均超过华为。

  上述业内人士称,尽管华为力图打造技术颠覆者形象,但事实上,华为更胜在市场造势。“华为对外宣传的逆变器自然冷却技术并非颠覆式创新,但经过包装,成了一个高大上,别人没法跨越的技术瓶颈,可见华为超强的市场能力。”

  而阳光电源的反超努力从未停止。2015 年的愚人节,阳光电源与阿里云计算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决定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智慧光伏电站、能源互联网、互联网金融、云计算、大数据、信息安全等领域合作,共同推进相关领域云服务业务的发展。

  业内的解读是,阳光电源联手阿里明显是为了抗衡华为,然而“这是徒劳的。IT 和通信核心技术并不是阿里的专长,后者无法真正协助阳光电源打造智能光伏电站解决方案”,一位不具名的业内专家评论说。

  在华为的强力推动下,全球逆变器市场呈现出了新的发展格局。

  以 2017 中国光伏领跑者基地项目为例,组串逆变器产品占比超过 80% 以上,出货量首次超过集中式逆变器。GTM Research 报告显示,2017 年全球三相组串式逆变器总出货量超 46GW,同比增长 49%,高出集中式逆变器近 4GW。

  这个榜单发布的 2017 全球光伏逆变器出货量也显示,华为以 26.4% 的市场占有率连任全球第一大逆变器供应商。

  老大之争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

  全方位布局

  事实上,搅局者不止华为,不少互联网企业龙头也纷纷进军光伏领域。

  协鑫一名高管告诉本刊记者,电力能源领域一定是未来的蓝海。与互联网相比,光伏电站有明显优势。水电火电等能源皆以年来计算工期,而光伏电站的建设周期很短,很少有超过半年的。短期内的大资金流动,很有利于投资。“余额宝收益才百分之三四,光伏电站的收益率是 15%,完灭余额宝。”

  华为不同于能源企业带着沉重的肉身,也不同于互联网企业的脱离实体。其作为通信设备制造商,华为曾提供多种场景的通信设备供电网络能源解决方案,在数字信息技术领域和电力电子技术领域都有积累。

  “华为公司智能光伏解决方案融入了其在全世界领先的数字信息技术、4G 无线技术、互联网技术以及核心芯片、软件等技术,使互联网+光伏落到了实处,得到了规模应用,使中国的光伏电站和通信行业一样走到了世界前列。”原国务院参事石定寰称。

  而光伏发电、信息技术两大领域的跨界和创新,其结合即为智能化光伏电站。

  这要求电站数字化,设备可感知、连接和控制。其背后需要的技术,包括通过大数据挖掘、分析实现故障预判、主动预防性运维提供数据基础;使用智能无人机巡检,开发出智能光伏发电监控系统具有智能清洗预测、告警专家、就近匹配结合机器派单服务等等功能。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5G 通信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方面,华为确实具备优势。

  而智能光伏只是华为的切入口而已。

  目前华为的 ICT(信息和通信)技术已经渗透到了煤、电、油、气等能源行业的各个环节,推出了数字油田、全连接电网、智慧矿山等解决方案。

  针对石油石化、电力行业,华为分别成立了大企业系统部和电力系统部,这是面向中国市场成立的销售与服务部门,涉及石油、石化、海油、发电、配电、电网等多个细分领域。如,在石油石化领域,华为已与中油瑞飞、石化盈科、胜利软件等展开了合作;在电力领域,则与南瑞继保、四方股份、东方电子、积成电子等签署了战略协议。

  工信部产业发展中心“智能电网与装备”专家委员会主任刘建明告诉本刊记者,能源互联网的本质是能源的高效综合利用。

  他称,能源互联网主要分为以下几种:一种是家庭能源管理和楼宇能源管理;第二种是区域能源互联网和城市能源互联网;第三种是全球能源互联网。目的都是通过先进的信息通信技术,合理有效地利用水、电、油、气、光、风、储能等多种能源。

  “而 ICT 和能源互联网之间耦合度极高,今后 ICT 将是能源互联网的中枢神经。在无线通信技术方面,电力系统原来采用的 230MHz 频率,电力行业主要用其做电力负荷管理,以解决电力系统停电、欠费等问题,保障电力系统的供电安全。而华为参与了这方面的研究工作,今后能为能源互联网的发展创造更大的空间。”刘建明说。 

(0)
(0)
 
举报
评论 一句话评论(0
0条  
登录后才能评论!
© 2014 bubuko.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46678号-4
打开技术之扣,分享程序人生!
             

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