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 > 详细

小镇儿童的“游戏人生”

发布时间:2018-11-19 12:51:13
阅读:90     评论:0     收藏:0      [点我收藏+]

  文/左岸

  来源:懂懂笔记(dongdong_note)

  前几天微博遭遇宕机不再是因为哪位明星的表白或者成婚,而是因为王思聪的撒钱。

  共计 113 万现金免费送、抽中手机壳就送手机……“王校长”这次抽奖的原因,是因为旗下战队 IG 在英雄联盟 S8 世界总决赛中一举夺冠。在上个周末,很多人的朋友圈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在高呼“IG 牛X”;一种是满头雾水,到处问“IG 是啥”的吃瓜群众。

  2018 年对于中国电竞界来说,无疑是收获的年份。从年中的 MSI、到洲际赛和亚运会,最后到 S8 联赛,中国的电竞俱乐部几乎拿下了所有重要赛事的冠军。而在这些年轻人频频刷屏的同时,电竞也开始加速走进芸芸大众的视野。

  不过,在年轻人为电竞选手们骄傲喝彩的同时,理性的声音也不断地提醒人们,电竞和玩游戏并不能混为一谈,玩物丧志和职业生涯之间是天壤之别。

  送孩子戒除网瘾(游戏瘾)的例子仍屡见不鲜,孩子背着家长给手游充钱导致财产损失的报道也没有停歇。随着网络和智能手机的普及,网游、手游已经和所有城市、乡村中的儿童无缝连接。

  玩游戏并不是一份职业,更不会让平凡的人一跃成龙,但是有多少懵懵懂懂的孩子,能够明白这句话中的含义。尤其对于众多城镇、乡村中的青少幼群体而言,游戏更成为了一种精神上的“最佳伙伴”。

  1

  孤独中“陪伴”,游戏成了孩子“最忠实”的玩伴

  “你手机装了 XXX(手游名称)吗?借我玩会儿呗。”这是小编在江西老家上小学五年级的外甥小山,每次见面时说的第一句话,今年十一假期回家时依然没有例外。

  因为不好意思拒绝,小编基本上每次都会点头同意,而拿到手机之后,小山便会回到屋里兴致勃勃地打上好几个小时,直到手机没电来要充电器。

  小山今年 12 岁,学习成绩不好,又处在一个贪玩的年纪,在这个五线城市里,像他这样的孩子并不少见。他对此似乎并不在意,跟他谈起学习情况的时候总是心不在焉,不愿意多说。小山还有一个大他 4 岁的姐姐,学习还不错,在父母的眼中也最为放心。

  姐弟俩前几年一直是跟随在外做小生意的父母一起生活,但由于父母越来越忙,没有时间和精力照顾他们,姐弟俩在 2016 年初便留在老家,由爷爷奶奶来照顾。为了让孩子能在更好的学校上学,他们的父母随后在当地市里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爷爷奶奶也从镇里搬进了城里,陪着转学后的姐弟俩一起生活。

  这样的情况在当地很常见,小山的小学同学们大多如此,成为和祖辈一起生活的留守儿童。而在四五线城市以及更多乡镇,这一群体的数量相当庞大。根据民政部公布的数据,我国目前仅农村留守儿童就超过 697 万,其中 96% 是由祖父母或外祖父母照顾,剩下4% 是由其他亲戚朋友监护。

  为了能够和孩子视频聊天,他们的父母去年春节后给姐弟俩买了一部智能手机,由于担心孩子们贪玩,便将手机交给爷爷奶奶保管,并叮嘱老人不要让孩子们玩游戏、看视频。不过宠爱孩子的爷爷奶奶最终拗不过孙子,很快手机就变成了小山的游戏机。

  看到小山一边打游戏一边不断地在跟朋友们语音聊天,小编好奇之下问了一句“班里玩游戏的同学多不多“?结果令人惊讶,“男生全都玩手游,女生也有一些。“平时同学们聚在一起,谈论最多的也是游戏,例如哪个英雄该怎么出装、哪个新出的皮肤好看,都成了这些孩子们之间最热门的话题。

  “不玩游戏干什么?”当问起为什么课余总在玩游戏时,小山几乎下意识地给出了这个回答。

  说实话,听到这个答案时,小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对于小山这样的孩子而言,父母常年不在身边,虽然爷爷奶奶能照顾日常生活起居,但由于代沟的原因,老人也无法真正给到孩子想要的“陪伴”。

自己打开小编电脑玩游戏的小山
自己打开小编电脑玩游戏的小山

  小山身边的同学,因为大多是父母常年在外工作,平时和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一起生活,对学习不上心,生活中缺乏乐趣,让这些孩子们走到了一起。而手游,就是他们最容易交流的共同语言。

  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全球健康研究中心发布的《青少年成瘾行为调研报告——基于 2017/2018 青少年健康行为网络问卷调查数据分析》显示,在玩游戏的时间上,留守儿童要高于非留守儿童。尤其是在“每天玩4~5 小时”以及“每天玩 6 小时以上”这两个时间段,留守儿童的比例明显高于非留守儿童。相较于 8.8% 非留守儿童 “每天玩4—5 小时”,留守儿童的比例达到了 18.8%。

  由于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游戏上,学习成绩自然也会受到影响。就在两年前,小山的成绩虽然排不上班里前几名,但也能稳定保持在前 15 名左右(全班总计 45 名学生)。这两年父母也曾给他报了补习班,但是他的成绩却在不断下降。虽然小编不能将成绩下降的原因直接归咎于其父母买的这台手机,但玩手机占据了孩子大量时间和精力,却是不争的事实。

  根据此前央视的报道,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成良在广西进行调查后,提出了一些分析结果:沉迷游戏的农村留守儿童,学习成绩相比城镇同龄人存在较大差距。县城小学学生的语文平均及格率约为 88.6%,而农村小学仅有 54.3%;县城小学学生的数学平均及格率是 71.6%,而农村小学仅有 27.4%。

央视关于留守儿童沉迷手游的报道
央视关于留守儿童沉迷手游的报道

  或许是看到孩子学习成绩的下降,小山的爷爷奶奶之前也反映了孩子经常玩手游的情况,而他们的父母只能再三叮嘱老人,千万不要把手机交给孩子。老人家虽然严格照办了,但从家里拿不到手机,似乎并不能阻止小山对手游的追逐。为了玩手游,小山将父母给自己的生活费攒了下来,偷偷地买了一部二手手机。这个经验,还是班里好朋友分享给他的。

  根据扬州大学公布的了一项统计数据显示,在6~12 周岁的留守儿童中,接近 42.7% 的孩子拥有自己的手机,其中超过 77.3% 的孩子经常用手机上网。不少农村儿童的上网时间高于城市儿童,部分地区有超过 31% 的留守儿童在暑期(使用手机)每天超过两个小时,更有接近 15% 的儿童每天上网超过 4 个小时。刷视频、打游戏和网聊,占据了调查对象手机使用时长的 90%。

  此前,由于各种手游的火爆,一些专门开设手游服务的“手游网吧“纷纷出现。从严格意义上讲,它们和传统的网吧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是玩的游戏从传统的端游变成了手游,当然,这种场所同样也是不允许未成年人进入的。

  但是就像当初隐藏在人们住宅和学校附近的黑网吧一样,由于成本更低,这样的“黑手游吧“也逐渐开始增加。

  “我们学校就有,在一个水吧的最里面。老板有几十台高配置手机,一个小时 3 块钱,里面什么游戏都有,我们午休的时候就会过去玩。”在和上门找小山玩耍的几个孩子交流时,其中一个学生无意中说出,他们学校旁一个黑手游吧的经营情况。据他介绍,很多同学为了中午能多打一局,连午饭都是快速解决、草草了事。而他发现附近一所初中学校的大孩子们,有不少更是整个周末都泡在这里。

  严格意义上来讲,这样租赁手机供学生玩游戏的行为并不合法,但它的存在却是无法避免,学生们闭口不谈,家长们更无从得知。

  2

  别怪孩子 “留守”父母也疯狂

  当然,并不是所有村镇儿童的父母都不在身边,但是就算留在孩子身边,很多年轻的父母似乎对孩子玩手游的事也并不关心。

  在小编的老家,绝大多数留在农村的年轻人往往很早就离开校园,出来工作后,结婚组建家庭也会更早一些。如今,虽然小编还在为了脱单而奋斗,而当年在老家一起上小学的同学强子,已经成为两个孩子的父亲:其中小儿子刚刚 2 岁,6 岁的大儿子上了学前班。

  强子平时在家跟父亲做着收粮卖粮的生意,每年只有收获季节会比较繁忙,平时则相对清闲。由于村里日常没什么娱乐方式,除了打牌,玩手游也逐渐成为他们这类年轻家长消磨时间的首选。现在强子已经成了手游的深度用户,而他媳妇儿则终日在刷某短视频平台。

  “平时没什么事,跟那些长辈也玩不到一块去,村里跟我们同龄的人也不多,大部分都出去打工了,没啥意思就打打游戏呗。”对于为什么天天总在玩游戏,王强如此回答。在他们两口子的示范下,6 岁的大儿子已经开始每天盯着手机里的动画片、小游戏乐此不疲。

  的确,玩游戏、刷短视频不是孩子们的专利,更多年轻的父母也逐渐成为了“头号玩家”。根据极光大数据此前发布的《2017 年手机游戏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7 年中国手游 App 市场渗透率达 76.1%,国内手游用户规模达 7.76 亿,人均安装 3.35 个手游。在新增用户方面,54.4% 为 26~35 岁用户,其中女性占比 43.2%。

  交流的过程中,小编惊讶地发现强子上幼儿园的大儿子已经能自己操作手机,玩一些简单的游戏了。“挺厉害的啊,才这么大自己能拿着手机打游戏了。”听到小编这番话,孩子他妈颇有怨气地说道:“还不是他爸给做的‘好榜样’,每天就知道打游戏,孩子在旁边看着看着自己就学会了。”

  “再过两年你们父子俩就能一起组队了。”夫妻俩闻言,只能尴尬地笑笑。

  3

  如何让他们拥有一个更丰富的精神世界

  这些年春节期间,总会听周围人说如今的年味没有那么足了。每每听到这样的感叹,小编总会安慰自己:不是年味不足,而是我们长大了,不会再因为收到一个长辈给的小礼物或者红包就开心不已。

  不过,长大了似乎不是没有年味的主要原因。仔细观察一下,如今春节期间家人团聚时,不仅我们都在“低头“,连那些吵闹的孩子们也安静了不少。

  逢年过节,一家人还是会聚到一起,长辈们家长里短地唠个不停,但当初那些在屋里屋外打打闹闹的孩子们,则一个个变成了坐在电脑、手机前安静打游戏的“网瘾少年”,耳边听到的只是孩子们因为游戏里“厮杀”而传出的呼喊。当然,我们自己也大多在抢红包、晒朋友圈。

  家长常年不在身边或者疏于对孩子兴趣的培养,使得亲情缺失,正在让孤独和过于自我成为留守儿童的常态。另外,乡镇地区公共空间以及基础建设的相对落后,也让这些区域的留守儿童无法得到更多精神生活的引导和延展。孤立和茫然,让那些几乎没有门槛且形成社交氛围的手机游戏,正在成为更多青少幼群体的生活寄托。

  当然,更多的小镇青年在成为家长后,也意识不到孩子过度使用手机的严重性,同时他们自己更无法为孩子树立一个好的榜样。

  孩子们的精神世界为何会无聊,他们为何只能在游戏世界中寻找满足感,作为父母和长辈如何在现实世界中给予孩子更多关怀和情感补偿,引导他们拥抱丰富多彩的生活?这些问题,确实需要更多社会的引导和帮助。毕竟当我们看到周围很多家长的行为,例如自己沉溺于手机之中,忽视对孩子的关爱;甚至为了让孩子不哭闹和打扰自己,主动把手机交到孩子的手中……都让人产生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当孩子们不再“游戏”人生,才能真正拥有快乐的童年。

  记得在十一假期结束前,小山告诉小编,自己如今已经算得上是一个高手了,在游戏中的段位远比我这个舅舅要高出很多。此时他眼中的自豪,多少有些令人牙痒。不知道在几个月后的春节假期里,再看到小山时他是会先借手机,还是先要一个大大的微信红包?

(0)
(0)
 
举报
评论 一句话评论(0
0条  
登录后才能评论!
© 2014 bubuko.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46678号-4
打开技术之扣,分享程序人生!
             

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