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 > 详细

一家P2P平台的清盘镜鉴:从高光时刻到黯然谢幕

发布时间:2019-01-11 11:48:45
阅读:67     评论:0     收藏:0      [点我收藏+]

  本报记者 王晓 北京报道

  导读

  由于 P2P 平台风险密集爆发,监管部门不得不采取特别措施,对 P2P 平台核心高管人员边控。甚至有互金平台在海外上市,而公司创始人因为被边控也无法亲临现场。

  2018 年 12 月 31 日,宜贷网发布良性退出公告。这家运行近五年的平台,获得软银中国投资,并在筹划着上市,但却没能坚持到 2019 年的到来。

  其兴也勃,其亡也忽,宜贷网的转变正应和着 P2P 行业的跌宕。

  2014 年,宜贷网成立。正是这一年,P2P 平台大爆发,从年初的 600 多家快速增长到超过 2000 家,平均月环比增加 12%。

  此后,系列“风暴”袭来。十部委《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规整意见出台,e租宝案爆发,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启动,《网络借贷平台管理暂行办法》出台,P2P 平台备案延期等,尽管不乏波折,但 P2P 行业逐渐聚集了一大批投资人将其作为理财途径。

  不曾想,2018 年 6 月开始,伴随着唐小僧、联璧金融等高返平台爆雷,牛板金、投之家等平台涉嫌诈骗,越来越多的平台问题暴露,投资人恐慌情绪蔓延。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第三方机构网贷之家数据显示,2018 年 5 月末到 12 月之间,873 家平台退出,宜贷网即是其中一例。

  从高光时刻到黯然谢幕,宜贷网成为 P2P 行业的又一注解。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还原宜贷网清盘始末,是为镜鉴。

  危情燃爆

  宜贷网现任总经理冯涛在退出公告中写道:“自 2018 年 6 月以来,行业暴雷不断,出借人恐慌情绪蔓延,受其影响,宜贷网满标金额急剧萎缩,借款人逾期率暴增,催收难度急剧上升,冲击巨大。宜贷网内忧外患,大环境恶化,兄弟公司的波及,供链贷实际担保融资方涉及其他案件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银行存管被要求提前终止……多米诺骨牌一般,一张一张倒下,我们承受着很大的运营压力,不得不正视宜贷网已连续多月亏损的事实。”

  发布退出公告后,冯涛变得极为忙碌,与公司股东汇报运营情况,和投资者代表“谈判”,安排公司日常运营,和当地金融监管部门沟通。

  2018 年 6 月,多家 P2P 平台出现风险的消息不断揪动着投资人的心,其中不乏多家待收上十亿的大型平台。网贷之家数据显示,2018 年 6 月,行业资金净流入为 56.56 亿元,7 月便净流出 733.88 亿元,尽管此后跌幅有所缩窄,但行业资金仍是每月净流出 200 多亿元的状态。

  冯涛介绍,在 2017 年下半年到 2018 年上半年之间,宜贷网每天成交额达 3000 万元左右。而在行业密集出现风险后,每天的新标交易规模仅有四五十万元。

  交易量的断崖式下跌带来的是营收锐减。冯涛算了一笔账,作为中介平台,宜贷网主要收入来源是撮合项目交易收取发标服务费,交易骤降后平台每个月的收入仅有 20 万元左右,但每个月的固定成本远高于此。具体来看,银行存管费用每个月平均 15 万元;通过第三方支付公司完成的跨行出金、入金每个月手续费 20 多万元;服务器托管运维每个月 12 万元左右;营业场所房租支出每个月 9 万元左右。固定经营支出至少 50 多万元,这还没有算上平台人力成本。经过测算,如果行业成交情况持续萎靡,平台的存量资金只能维持半年。之后就将面临无力支付员工薪酬,存管系统、服务器瘫痪的状况。

  此外,曾经的关联公司“宜湃网”在新股东的运作下出现兑付问题,其投资人要求宜贷网担责兑付,并不断到宜贷网办公地点施压,员工人心不稳,一些骨干员工选择离职。宜贷网创始人李宁在 2018 年 9 月宣布辞任总经理职务,专注解决“宜湃网”兑付事宜。一直任首席财务官的冯涛被董事会推选担任总经理一职。

  尽管此后冯涛多方联络股东寻求帮助,但宜贷网无法扭转局面。

  “当前的行业情况不如及早良性退出,否则后期无力支撑爆雷,对投资人的伤害会更大。监管部门也认同我们的思路,提出了一些退出原则。我们初步拟定退出方案并与投资者沟通后,将报送监管部门。”冯涛表示。

  投资人、存管银行谋退

  曾成功投资阿里巴巴、淘宝网、分众传媒、迪安诊断等明星企业的软银,在 2014 年 5 月投资了宜贷网,宁波软银天维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 20%。

  在行业蓬勃发展之际,头顶软银光环的宜贷网获得较同业更快的发展。软银中国称对宜贷网是纯财务投资,不参与宜贷网的日常经营。不过根据公司治理的需要,软银中国合伙人周晔出任了宜贷网的董事。

  但如今的软银中国,或许正在为当初的决定懊恼。2018 年 9 月份,软银中国合伙人在出境时被突然拦下,发现已经被边控,这对于软银中国的声誉以及其他业务的开展不利。由于 P2P 平台风险密集爆发,监管部门不得不采取特别措施,对 P2P 平台核心高管人员边控。甚至有互金平台在海外上市,而公司创始人因为被边控无法亲临现场。

  宜贷网在公告中表示,宁波软银已根据投资协议约定足额支付了对宜贷网的投资金额。其后,因公司业务发展不如预期,经其投资委员会决定,没有意愿对宜贷网继续投资,并希望能够转让股份并退出董事会。不过,随着资本热情退却,想要找到接盘者并不容易。

  屋漏偏逢连夜雨,此时,存管银行也萌生退意。

  2018 年 9 月份,存管银行恒丰银行就沟通希望退出存管,而这是地方金融监管部门为了防范金融风险,希望辖内银行退出注册在外地的存管平台。此前,多地金融监管部门曾考虑要求网贷平台在属地内银行存管。但商业银行对存管业务已有所畏惧,宜贷网未能找到新的存管银行。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梳理,包括上海银行、上饶银行、贵州银行、广东华兴银行、江西银行、徽商银行、北京银行等多家银行或完全退出网贷存管,或宣布到期不再续约。对比此前存管业务指引明确存管银行不承担违约责任后,多家银行积极开拓网贷平台客户的情形,好景不再。

  1 月 4 日,宜贷网正式下线银行存管,保留第三方支付通道为用户还款之用。

  道德约束的致命短板

  随着国家严格规范互联网金融以及民间借贷催收行为,宜贷网过去依赖的“抵押物公证—强行处置”模式受到致命一击。过往一个月左右的资产处置周期,如果通过法院诉讼途径,抵押资产处置周期将会延长至一年甚至更长,导致资产端资金周转不畅。而且,借款人恶意逾期也困扰着宜贷网在内的网贷平台。

  2017 年第四季度开始,借款人逾期便大幅上升。此后,监管部门出手打击网贷“老赖”,例如将失信信息纳入征信、公开催收等途径,但冯涛坦言,这样的威慑效果相对有限。

  如何看待 P2P 平台,如果再有选择,还会进入 P2P 行业吗?

  冯涛表示,P2P 模式从海外舶来,有一定的积极价值,对解决个人和小微企业融资起到一定作用。但由于行业缺乏门槛准入,部分平台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成为诈骗、非法集资的工具,性质已经变味。而且,将能够接触大量投资者资金的业务交付于平台经营者的道德约束或许是太过理想的期许。监管部门亡羊补牢,要求“所有金融业务都要持牌经营”,并加强对现有平台的监管和清退,属于互联网金融的草莽时期逐渐远去。

  但这一段金融草莽时期却留下了深刻的教训。

(0)
(0)
 
举报
评论 一句话评论(0
0条  
登录后才能评论!
© 2014 bubuko.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46678号-4
打开技术之扣,分享程序人生!
             

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