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硬件 > 详细

华为和它的四个对手

发布时间:2019-05-26 11:08:06
阅读:87     评论:0     收藏:0      [点我收藏+]

面对 ARM、谷歌、高通、英特尔等美国公司即将终止合作的局面,华为已经做好了应对“至暗时刻”的准备。

  美国的一纸禁令让华为迎来了它的危情时刻,ARM、谷歌、高通、英特尔等美国公司相继被爆出将与华为终止合作。

  失去 ARM 相当于斩断芯片源头,甚至将影响到华为的备胎计划,华为海思设计的多款芯片都是基于 ARM 机构。

  失去谷歌华为失去了对安卓操作的系统的全部使用权限,华为只能使用 AOSP 继续开发新的安卓系统,不能使用其他谷歌服务如 Gmail、Google Play、YouTube 等。

  失去高通,“华为”品牌和“荣耀”品牌手机产品线由于采用高通提供的调制解调器芯片,将受到一定影响 。

  失去英特尔,华为 PC 业务由于使用其处理器将会受到不小冲击。

  棋至此局,华为危机应当何解?

  5 月 22 日,任正非签发一封电邮《不懂战略退却的人,就不会战略进攻》,进行了一系列的战略调整,并表示个别地方的调整不影响大格局,要保护好调整部分的员工。

  任正非提到:”未来五年我们将投资 1000 亿美元的研发经费,通过网络架构重构来解决可信的问题。要向为我们服务的零部件、向我们需要的大部件去做一些扩张,掌握设计和生产工艺。车联网、人工智能、边缘计算是我们未来的三大突破点。华为的产业组合要均衡。”

  美国政府在华为全球部署 5G 网络取得先发优势之际,开始牵头遏制的行为,对华为而言,从短期来看,它的供应链将承受不少压力。但长远来看,也许渡劫之后,华为将更加强大。

  ARM:斩断芯片源头?

  ARM 对华为的封杀引起行业震动,它是移动终端芯片领域巨头。三星 Exynos 处理器、高通骁龙处理器、苹果 A11 芯片、华为手机处理器等都采用了 ARM 的技术,需要获得 ARM 技术授权,ARM 此举意味着斩断芯片源头。华为旗下海思设计的许多芯片目前都是使用 ARM 的基础技术制造的,并需要为此支付专利许可费用。

  英国广播公司(BBC)5 月 22 日报道称,其获得的内部文件显示,总部位于英国的芯片设计公司 ARM 在 16 日已告知员工,其设计包含了“源自美国的技术”,必须暂停与华为的业务。ARM 还声明称,“遵守了美国政府制定的所有最新规定”。

  ARM 前身是 Acorn 计算机公司,创立于 1978 年,位于英格兰剑桥,它在 80 年代 PC 革命初期的贡献,相当于苹果电脑。1990 年,苹果为了寻找低功耗芯片,找上了 Acorn,出资扶持 Acorn 芯片部门独立,由 12 个负责芯片架构的工程师负责,自此 ARM 成立了。

  在以后的发展中,ARM 创造了一种与芯片领域前辈英特尔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

  作为芯片领域霸主,英特尔从研发设计、制造芯片到销售都是一手包办,而 ARM 公司相对来说更加轻资产,它是一家既不生产芯片也不销售芯片的芯片商,只出售芯片技术授权,向客户收取授权费,而客户每卖出一个芯片,ARM 还可以再向客户抽成。目前,英特尔是传统 PC 及服务器市场的芯片巨头,而 ARM 则是移动终端芯片领域巨头。

  ARM 财报显示,2018 财年,中国区的销售额占了 ARM 全球销售额的约 20%,而这个数字绝大部分都是华为海思贡献的。

  市场研究机构 CCS Insight 的杰夫·布拉伯(Geoff Blaber)认为:“ARM 是华为智能手机芯片设计的基础,因此这对华为来说是一个’无法逾越的’障碍。”

  一位芯片行业人士对投中网分析称,ARM 对华为的重要性非常大,所有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的构架都是 ARM 系统的。不过,很多 ARM 重要版权,华为买了很长时间,甚至是终身的,所以这部分问题不大。但是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现在版权能顶两三年,两三年之后 ARM 更新数据或者构架,还能不能用?那时候再采购新的就买不到了。

  自媒体人士“宁南山”在其公众号中称,即使 ARM 不再对华为授权新的版本,华为也可以在之前购买的版本基础上自行继续开发。2019 年 1 月,华为在一次市场活动中解释了公众对 ARM 架构自主性的疑问。华为拥有 ARM V8 架构的永久授权,而这是最新的商用架构,华为可以完全自主的设计处理器,不受外部环境制约。

微信图片_20190525125957.jpg
来源于公众号“宁南山”

  华为相关负责人则在 5 月 20 日表示,华为的服务器芯片鲲鹏 920 已经可以完全实现自主生产。他补充,这款芯片虽然是基于美国公司 ARM 架构,但华为已经获得了永久授权,除此之外,剩余的供应链的华为都可以实现自主生产。

  据 21 世纪经济报道称,关于此事,ARM 回复称公司遵照美国政府最新出台的限制措施行事,并保持与美国相关政府机构的对话,以确保合规。并称,“ARM 重视与长期合作伙伴海思(华为芯片子公司)的关系,我们希望此事能快速得到解决。”

  谷歌:应用生态最为关键

  早在 2012 年,任正非就对华为为何自己做操作系统给出了答案,“我们现在做终端操作系统是出于战略的考虑,如果他们突然断了我们的粮食,安卓系统不给我用了,WindowsPhone 8 系统也不给我用了,我们是不是就傻了?同样的,我们在做高端芯片的时候,我并没有反对你们买美国的高端芯片。我认为你们要尽可能的用他们的高端芯片,好好的理解它。只有他们不卖给我们的时候,我们的东西稍微差一点,也要凑合能用上去。”

  这一天终于在七年后到来。在美国政府将华为列入贸易管制“实体名单”后,谷歌宣布停止与华为部分合作。谷歌与华为的“断交”将使得华为只能使用 AOSP 继续开发新的安卓系统,不能再使用其他谷歌服务如 Gmail、Google Play、YouTube 等。

  一位芯片行业资深人士称,谷歌对华为的影响主要在于应用生态,这对于国内的用户基本上没有影响,主要是国外的用户,“如果不再能使用谷歌的应用服务,手机就相当于只有打电话功能。”

  英国《卫报》撰文称,这可能会使华为失去近半的全球市场,这还不包括 5G 网络设备。

  5 月 22 日下午,日本两大通信运营商 KDDI 和软银先后表示将延期发售新款华为 P30 系列合约机。另一大运营商 NTT docomo 也将暂停华为新机的预约放在讨论话题之列。

  对于谷歌,当前为这一决定所要付出的代价似乎不那么明显,它还有很多其他的手机品牌客户。可是,从中期和长期来看,这一决定将对谷歌造成极大损害。原因在于二个方面,一是损失了像华为这样的大客户,二是其他手机厂商会开始意识到,谷歌并不是完全可以信赖的。

  《财经》报道指出,华为有四种办法解决谷歌的操作系统难题,一是华为提供手机终端硬件,由当地的合作伙伴定制安卓操作系统,并由其向谷歌购买谷歌移动服务的应用许可;二与第三方应用商店(App Store)合作;三是从硬件、软件到应用商店全部自己完成,打造出自己的移动应用体系;四是在现有安卓平台上大刀阔斧开发出一个新的“安卓分叉”,并以我为主推动后续版本的开发升级,甚至开发出一个全新的开源移动操作系统。

  华为打算用自己的操作系统突破谷歌的“封锁”,其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透露,华为面向下一代技术而设计的操作系统 OS 最快在今年秋天、最晚于明年春天将可能面市,“如果安卓应用重新编译,在这套操作系统上,运行性能提升超过 60%,这是面向未来的微内核。”

  华为的这一操作系统为“鸿蒙”,从 2012 年开始规划,意在成为谷歌 Android 系统的替代品。

  5 月 24 日,“华为鸿蒙”商标现身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网站,申请日期是 2018 年 8 月 24 日,注册公告日期是 2019 年 5 月 14 日,专用权限期是从 2019 年 5 月 14 日到 2029 年 5 月 13 日。从介绍来看,华为鸿蒙可应用于操作系统程序、计算机操作程序、计算机操作软件等等。

  此外,葡萄牙第三方应用商店 Aptoide 正在与华为洽谈合作事宜,欲成为谷歌的替代品。Aptoide 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CEO)特雷森多斯表示:“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有趣的市场机会,我们可以由此与华为建立伙伴关系,解决他们提出的问题。此前,我已见过华为的一名高层,而且我的深圳办公室的同事一直与华为有联系。当这一消息传出后,我们再次讨论过是否有合作的机会。”

  Aptoide 是谷歌应用商店 GooglePlay 最大的替代者之一,拥有超过 90 万个应用程序和 2 亿活跃用户。虽然目前 Aptoide 与华为的合作模式尚未确定,但可能的操作方式有两种,华为直接搭载 Aptoide 商店,或通过应用程序接口(API)将 Aptoide 商店的内容整合到华为商店中。

  英特尔:热恋关系走向冰点

  受这次美国政府禁令的影响,华为二十年的合作伙伴英特尔也将其列入了“黑名单”。

  英特尔是华为服务器芯片的主要供应商,英特尔销售与营销事业部副总裁、华为全球业务总经理庄秉翰在此前的采访中曾这样形容英特尔与华为的关系,“英特尔和华为的合作已经超过 20 年了,从最早的器件买卖到如今的共同定义产品、新技术导入、合作创新、生态链和共同市场的开发等等,英特尔与华为不仅仅在产品技术层面行程了深度的合作,包括市场开发、生态链构建、品牌构建上等等都有许多合作”。

  华为官方网站中,甚至还刊有《英特尔眼中的华为》一文,文中称,在英特尔内部有个特别的团队。“对华为来说,它代表了英特尔公司;对英特尔来说,它又代表了华为。”英特尔公司华为全球业务总监方粤生称,除了传统电脑业务,这个团队的业务范围几乎涉猎两家公司的所有 ICT 产品技术。

  就在 2018 年 12 月,英特尔还与华为合作成功完成 2.6GHz 频段基于 3GPP Release 15 标准 9 月份版本、SA 架构的 5G NR 互操作性测试。这是全球首个 2.6GHz 频段基于 SA 架构的 5G 互操作测试,是 2.6GHz 频段 5G NR 产业成熟和大规模商用发展的里程碑式的一步。

  半年不到,这种热恋般的关系就因为一纸禁令走到了冰点。

  《日本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华为想要在 2021 年前成为前五大个人电脑生产商,为了完成这一目标,今年的出货量将会增加三倍。如今英特尔对华为断供必然会对华为产生巨大影响。

  华为如何解决“断粮”问题?

  华为也有在为自己的计算机产品研发 CPU,但目前并没有公开过此方面的进展。有报道称,国产自主处理器可以完成“补位”,比如今年 4 月,上海兆芯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兆芯)研发出最新的国产 x86 处理器。其中,开先系列 KX-6000 处理器采用 SoC 单芯片设计,完整集成 CPU、GPU、芯片组,并采用国内目前最先进的 16nm 制造工艺,兆芯计划今年 9 月开始量产该处理器。不过国产替代品仍然与英特尔等一线美国企业有不小差距。

  上述芯片行业从业人士称,国产芯片确实能找到替代品,但是质量、性能上不能相提并论,这就好比比亚迪和奔驰一样,“五万的车怎么能和五十万的一样呢?”

  高通断供:“我们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

  断供华为的还有近来官司不断的高通。

  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称,除了谷歌公司之外,包括英特尔(Intel)、高通(Qualcomm)、赛灵思(Xilinx)和博通(Broadcom)在内的芯片制造商也已向员工表示,在接到进一步通知前不会向华为供货。

  高通是华为中档手机调制解调器芯片主要供应商,包括“华为”品牌和“荣耀”品牌产品线,同时,高通还向华为的 Windows 平台笔记本电脑提供调制解调器芯片。就在今年 1 月,高通还宣布与华为签署了一项短期授权协议,华为承诺将在每个季度向高通支付 1.5 亿美元的技术许可费。

  不过,华为方面认为高通的断供影响不大。5 月 19 日,华为在“心声社区”刊发了创始人兼总裁任正非接受日本媒体采访的消息。任正非表示,即使高通和其他美国供应商不向华为出售芯片,华为也“没问题”,因为“我们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

  高通方面也曾宣称,华为目前有 54% 的调制解调器芯片是自主研发的,只有 22% 的调制解调器芯片来自高通,其余来自其他的制造商。

  最重要的是,华为也将与高通展开 5G 的竞争。

  目前 5G 调制解调器最火的三款产品是高通骁龙 X50、华为海思巴龙和联发科 Helio M70。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研究公司 Atherton Research 首席分析师让·巴蒂斯特·苏(Jean Baptiste Su)称,华为的 5G 芯片巴龙 5000(Balong 5000) 至少比高通的同类产品早 6 个月。

  不过,目前高通面临的麻烦事不少。

  美国加州北区地方法院当地时间 21 日判决,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赢得了 2017 年发起的对高通的反垄断诉讼,该判决认定高通存在捆绑销售,限制竞争等行为,并下令采取 5 条补救措施,其内容包括不得以限制芯片供应要挟提高专利许可费,不得要求独家供应,不得拒绝其他芯片厂商获得许可。高通股价 5 月 22 日大跌 10.86%,市值蒸发 700 多亿,创 2017 年 1 月 2 日以来的近两年半最大单日跌幅。

  未来,在 5G 战场上,深陷反垄断危机的高通在断供华为之后,将会面临更加严峻的考验。

  反观从未停止过寻找”备胎“方案的华为,在明确了提高投资研发经费、重构网络架构、均衡产业组合等一系列战略调整后,已经做好了应对”至暗时刻“的准备。

(0)
(0)
 
举报
评论 一句话评论(0
0条  
登录后才能评论!
© 2014 bubuko.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46678号-4
打开技术之扣,分享程序人生!
             

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