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 > 详细

儿童网红图鉴:爆红背后,可能是写不完的作业

发布时间:2019-06-19 09:13:05
阅读:54     评论:0     收藏:0      [点我收藏+]

直播,视频,网红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新榜(ID:newrankcn),作者: 颜椿颖,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给叔叔阿姨唱首歌吧。”

80、 90 后的记忆里,在大人聚会上听到这句话总令人“虎躯一震”。

但时代变了,社交网络大行其道,短视频兴起,如今是孩子们踏进秀场,给屏幕另一头的叔叔阿姨们表演个节目。

当年那个“被迫来一首”的老王成了唱歌网红,主动求围观,某一天,你的孩子也告诉你,他想像老王一样,展示才艺,有人欣赏,靠此赚钱。

还没等你否定,你就看到英国有个 7 岁的孩子Ryan在YouTube上测评玩具登顶了福布斯财富榜,隔壁国 10 岁孩子中村逞珂辍学开办YouTube频道“少年革命Yutabon”,抖音上的天天小朋友在抖音上模仿李佳琦推荐文具而粉丝大增……

新的媒介环境下,他们在尝试讲述成长的另一种可能性——成为儿童网红。

儿童网红观察

表情包、才艺、人设和网红二代

互联网时代,传播行为从未像当下这么容易,一张图片、一段视频,甚至是一段话,像病毒一样迅速传播。

表情包网红:迷因文化的走红

以往的儿童网红里,十个里有十个是可爱型,这股风潮随着《爸爸去哪儿》的播出达到顶峰,但沙雕文化很快占领新高地,表情丰富的儿童迅速抢占视线。困惑、尴尬、笑着活下去……被可爱消解的丧文化成为年轻人的新宠,这背后是迷因文化的特殊魔力。

假笑男孩Gavin Thomas在中国爆红,逛故宫、参加微博盛典、和太平鸟合作,这大概是社交网络时代创造的一大奇迹,谁没有用过几张“奶思”表情包呢。如今 8 岁的Gavin,已经出道 6 年。当时,Gavin被捉弄时的意外反应戳中了网友奇怪的笑点,努力营业的假笑就像被生活摧残的社畜青年。

经纪人Ashley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Gavin的表情可以传达人们想表达的任何情绪,每个人对Gavin表情都有自己独特的解读。”比起笑脸或哭脸,Gavin似笑非笑的表情留下更多解读余地。

在中国,Gavin有 240 万微博粉丝,官方粉丝群 5000 人,他们称自己为“奶盖”,爱豆一发微博便迅速涌入评论区互动,他们叫Gavin为儿子,哪怕儿子看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才艺网红:生活不易,多才多艺

“买它!”

模仿李佳琦的人这么多,@天天小朋友 是最脱俗的一个。鸭屎绿的尺子和失血白的橡皮是“绝配”,烂番茄红的限订版新华字典“太好查了吧”,表情和语气和李佳琦如出一辙。截至发稿,这条视频的点赞达到 85 万,不少网友看过之后“笑到头掉”,想问问哪里能买到这么绝美的文具。

太有才艺的结果是引来了魔鬼本人的注意,李佳琦送上从小学到高考所有的教辅和课外书,还不忘关心一句“作业写完了吗?”

视频一来一回,两人的网络热度持续飙升,人们看到了@天天小朋友 更多逗比的日常。

互联网最大的好处,或许就是让真正喜欢表演的孩子,可以主动“来一首”。

在家唱歌的甜甜在快手上吸引了 140 万粉丝的围观,声音清亮,无惧镜头,看得出小小年纪就很有天赋。

在贵州毕节, 5 岁的拳击少女小汤圆成了快手上的新晋网红。体型虽小,打拳击时的出拳和闪躲极其漂亮,多次在对战中把哥哥打到认输,天赋和努力让成年人羡慕不已,拳王邹市明看到视频后许诺给小汤圆提供更专业的设备,当地体育部门也主动提供进一步培训机会和帮助。

人设网红:今天也要努力营业

虽说网红都有自己的人物设定,但比起表情包的话题性和才艺的可持续性,我更愿意把人设网红的范围设定为颜值网红。

表情包女孩权律二今年 5 月底开了微博,比起宋民国和Gavin难以捉摸的气质,权律二的人设简单得多,可爱就是大杀器,努力营业就好。国内的裴佳欣也因为面容姣好收获了一大批粉丝,从抖音火到微博,网红光环褪去,一条腿已经踏进娱乐圈。

Instagram上,有大把靠着美好颜值出道的小朋友, 7 岁的日本女孩Coco因为酷酷的外表早早和Burberry、Gucci、Gentle Monster等品牌有过合作;双胞胎Taytum和Oakley在有 280 万粉丝,据估计,单条广告价格在1.5-2. 5 万美元(约合10- 17 万元)之间。

时尚小网红coco

二代网红:出生即网红

和星二代一样,网红世界里也有名气传承。

《纽约时报》曾关注过 4 岁的Samia,作为网红Adam和LaToya Ali的女儿,她在会说话之前已经成了网红。准确来说,还在娘胎时就活在了聚光灯下,父母在社交媒体上更新怀孕动态,预告她的出生。

Samia货真价实地赢在了起跑线上,如今在Instagram和YouTube上分别收获了 15 万和 20 万粉丝,早早和儿童绘笔品牌Crayola达成广告合作。按母亲的说法,“她就生于社交媒体。”

景观社会

如何保护消逝的童年

测评玩具的Ryan在YouTube上赚了 2200 万美元,一时打败游戏博主PewDiePie,成为最吸金YouTuber。比起传统工作,网红似乎是最轻松又赚钱的工作,难免有越来越多儿童把网红当做理想职业。

他们不是《楚门的世界》里被动成为的网红,而是了解之后主动成为的互联网“景观”。《好奇心日报》在探讨当代生活的“小型景观”时提到,“一个人只要没有与社会彻底隔绝,就总有需要遵守或效仿的规范。这种‘被注视感’并非互联网独有。”

互联网的出现,让成人也无处可逃。那么,当儿童希望成为互联网“景观”——网红时,着急对此下结论其实毫无必要,也用处不大。

去年 8 月,日本冲绳, 10 岁的中村逞珂决定辍学运营YouTube,开办频道「少年革命Yutabon」,第一条视频便是《不去上学也可以》,这条视频播放量达到 150 万,但也引起极大讨论,点赞5k,点不喜欢的达到80k,中村最终关闭了评论功能。网友嘲讽他的无知,也批评父母管教不当。

中村的YouTube主页(翻译自谷歌)

中村是一个极端案例,但并非孤例。 2017 年,英国机构First Choice询问了 1000 名儿童的理想职业,其中半数想成为YouTuber或是vlogger, 2018 年,日本学研对 1200 名小学生的调查发现,YouTuber在他们理想职业排名中升至第二位。

一年过去,中村还在坚持每周三更,以儿童之眼,记录生活的思考和冲绳的文化,但每条视频下面都有人试图劝他重回学校,放弃逃避现实。

批评总是很容易,但面对互联网入侵,大众更需要思考,如何让儿童更好地和科技相处。

平台:妥善安放儿童注意力

在科技巨头眼里,成人市场逐渐饱和后,儿童市场就是下一个必争蓝海。

首先是内容的把控,国内外流媒体平台各自推出了适合儿童使用的内容平台。优爱腾推出“小小优酷”、“奇巴布”和“小企鹅乐园”,引进来自迪士尼、BBC等机构的内容,以及如《小猪佩奇》和《汪汪队立大功》。Netflix则在 2019 年投入 11 亿美金用于生产动画内容,YouTube推出Kids应用,而将在今年 11 月上线的迪士尼流媒体品牌Disney+会在儿童内容市场上和各大平台形成直接对抗。

但更多的指责声来自于平台对儿童使用的监管不力,比如上瘾机制。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都曾出现儿童不宜的内容,也被曝光未成年主播和儿童打赏问题。随后,快手禁止 18 岁以下儿童担任主播,抖音和快手先行试点“防沉迷系统”,今年六一时,包括B站、优爱腾等在内的 21 家平台共同上线了防沉迷,未成年用户使用时段、服务功能、在线时长进行限制,只能访问专属内容。

《纽约时报》曾在一篇文章中探讨科技产品带来的新数字鸿沟,高收入家庭的青少年花在屏幕上的时间是低收入家庭的70%,公立学校宣传ipad学习计划时,受到精英青睐的私立学校却没有一台电子设备。全世界最大的社交媒体——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曾表示会让孩子远离社交媒体。

换句话说,科技公司带来了新的数字鸿沟,精英本人可以想办法逃离,而无力抵抗的大众,教孩子适应是最无奈也是最好的应对方法。

家长:如果孩子想去当网红……

我们把这个问题抛给了不少大V,育儿博主@灰鸽叔叔 想向孩子提出三个问题:

1. 你想做什么内容呢?(内容导向,告诉他定位的重要性)

2. 类似的内容,别人是怎么做的呢?你和别人的区别在哪里呢?(市场导向,告诉他要做竞品分析和优势判断)

3. 你觉得你能坚持多久呢?如果坚持不了,你愿意接受怎样的惩罚呢?

灰鸽叔叔还对第三个问题也做了补充:“老子更新公众号都不高兴,你还想靠网变红?等着挨罚吧。”

没有一个网红能躲得过催更的痛苦,经常发停更同质的灰鸽叔叔对此感受颇深。

当一名能挣钱的,合格的网红,意味着精准定位、高频更新、随时营业,创意枯竭的时候要硬上,面对粉丝恶评时要一笑而过,最重要的是,没有收入的时候要也要咬牙坚持,创作时的孤独只能自己承受。

《华盛顿邮报》也在一篇文章中探讨了家长的角色,如果孩子想成为网红,先问四个为题:

1、为什么想开YouTube频道

2、想要做什么内容

3、最喜欢的频道是什么?为什么?

4、不喜欢的频道是什么?为什么?

关键环节在于,了解他们的想法,不做任何评判。

多数情况下,儿童只看到了贼吃肉,没见过贼挨打。在YouTube上做玩具测评的儿童这么多,Ryan却只有一个。那么,与其一票否定孩子的网红梦想,更重要的是了解他们的好奇心,共同分析当网红需要面对的困难。

媒体:克制的自觉

在经历过儿童综艺的乱象之后,广电总局已出台相关政策,禁止宣扬童星效应或包装、炒作明星子女,限制了儿童宣传的边界,在媒体环境上保护儿童。

在关于假笑男孩Gavin和玩具国国主Ryan的报道中,多家媒体都会提示,真实姓氏保密,家庭住址保密。没有秘密的互联网上,找出一个人的信息并不难,难的是拥有克制的自觉。

全媒派在《舆论镜像中的儿童:媒体如何规避耸动,把握操作尺度 》中探讨了媒介传播中的报道尺度,儿童对强加的标签和描述没有还击能力,而媒体,则一直在加深人们对儿童的刻板印象——弱小、无知、需要帮助与保护。

对儿童网红的报道中,有人喜欢强调网红不堪的B面,指责这是家长制造的阶层流动幻觉,也有人强调儿童网红的造星方法论和吸金力,标题和案例有居高临下的指责,也有直白的博眼球。

不论是批判,还是鼓励,对现象的放大都无益于现状的改变。身处互联网环境,连成人都无法避免陷入其中,不提出任何解决方案的报道既无意义,也没有用处。

(0)
(0)
 
举报
评论 一句话评论(0
登录后才能评论!
© 2014 bubuko.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46678号-4
打开技术之扣,分享程序人生!
             

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