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详细

字节跳向全球,张一鸣的7个第一次

发布时间:2020-03-26 18:37:55
阅读:53     评论:0     收藏:0      [点我收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芒 daybreak”(ID:new-daybreak),作者:翟文婷

  张一鸣很确定,自己要运营的是一家全球化公司。他还说过,要参与全球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这一切的前提是,他要补课,经历很多第一次。

  2017 年。北京。

  张一鸣受邀参加一个闭门会议。彼时,字节跳动刚完成新一轮融资,估值达 220 亿美金。主持人问张一鸣,“你的目标是什么?你的目标是千亿美金估值吗?”

  张一鸣没有回答,反问道,“为什么要限制我们实现的目标?Google 从未设定过这样的目标。”

  同样是在 2017 年。

  一次采访中,被问及自己最大的变化,张一鸣说,“从一个总经理到一个平台型公司的负责人,再到全球平台公司的负责人。”

  当时字节跳动的海外业务非常有限,也没什么引人注目的成就。

  但张一鸣很确定,自己要运营的是一家全球化公司。他还说过,要参与全球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

  世界是平的。在这样一个野心时代,估值的数字不足以承载他的目标,他心里有根基准线。

  2018 年初,张一鸣提出,旗下产品一半用户要来自海外,三年完成。但随着国内抖音用户的激增,据说这个比例又被调整为1/3。还有一种说法是,字节跳动的全球 DAU 目标是 10 亿。2019 年度,Facebook 的 DAU 是 16.6 亿。

  前不久,他在公司成立八周年的内部信中写道,作为字节跳动的全球 CEO,接下来他会把重点放在海外市场,完善全球管理团队,花三年时间,走遍全球的办公室。截至 2019 年底,字节跳动在全球共有 240 个办公室。

  一位字节跳动内部人士透露,2020 年海外市场员工预计将新增一万人以上。国内市场探顶,海外被寄希望是新的增长点。虽然这家公司的出海明星产品 TikTok 在美国正麻烦缠身。

  2013 年中,张一鸣带着今日头条四下融资时,至少两位鼎鼎大名的投资人接触后不愿出手。至于理由,除了对产品没什么信心,他们还暗示,“张一鸣的气场不像能做成大事的一位企业家”。

  NIKE 创始人曾说,别管别人怎么说你的想法很疯狂……前进,不要停下来。甚至在你达到目标前,都不想是不是要停下来,不要过多关注目标到底在哪里。

  世界是由疯狂想法构成的,历史就是疯狂想法的长期发展。

  01 第一次去硅谷

  2017 年,张一鸣给自己立了个 flag,学好英语。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孙谦说,为了学英语,张一鸣花了很多时间阅读英文著作,在一些商务谈判中主动用英文跟国际伙伴交流。“我能感受到一鸣的英文有了明显的提升。”

  有天下班时间,张一鸣犹豫是坚持听英语还是听歌?最后他决定听英文歌,附加把歌词背下来。

  不仅要求自己,他还发动公司高层学英语。

  去年年初,加入字节跳动的央视主持人张羽,成为英语学习班的新成员。有天在食堂开会,正好聊到这个话题,张一鸣要大家挨个秀下英语,检验学习成果。前不久被任命为字节跳动中国区董事长的张利东排在第一个。张羽心想,利东啊,你一定要顶住压力啊。

  最后“考试”被取消,但从这些细节看出,张一鸣决定的事情,一定要结果。

  全球化业务,张一鸣要补的课,当然不止英语。与王兴不同,他没有海外的工作生活经历,对硅谷的真实感知也相对较晚。

  2014 年 9 月,张一鸣跟随极客公园的一个活动来到硅谷。同行的还有其他创业者,以及创立源码资本没多久的曹毅。曹毅在红杉时负责投资了今日头条,源码也数轮积极跟投。

  当时正值阿里巴巴集团在美上市,张一鸣近距离接触到这家中国巨头如何被硅谷密切关注,他还发现 Facebook 和 Twitter 的一些员工喜欢小米手机。

  他们参观访问了 Facebook、Google、Airbnb 等公司。体验了特斯拉新款车型,买了新款 iPhone,见到了杨致远。杨致远告诉他,当时投资阿里主要因为看好马云,愿景坚定又有耐心,深感荣幸。

  这应该是张一鸣与硅谷的第一次亲密对话,也是对中美两地互联网实力的一次亲身校验。

  领队问他们,还有哪家公司想去但没去。张一鸣想了想,是苹果。“苹果的文化和乔帮主之前的管理风格是我们最不像和最难学的。但我觉得其中所执观念却是最根本的。其它公司如幼儿园般的色彩和美味很好也应该有,但不触动。”

  《乔布斯传》他读了不下三遍,字节跳动不按事业部设立组织架构的想法,就是从中获得的启发。

  离开美国前一天,他们来到金门大桥。眼前波澜壮阔的景致触动了张一鸣。他跟曹毅讲起自己创立今日头条的事情。

  写商业计划书时,他做过一个模型预测,头条有机会在五年时间内把日活用户做到 1 亿。曹毅问,你怎么做到呢。他把新闻人群的市场规模,渗透率,自己在里面会是什么位置,清楚得讲了一遍。2016 年 10 月,头条 DAU 破亿。比张一鸣预测的时间,提前了几个月。

  这件事对曹毅是极大的震撼。“他对很稀有的大东西必须拿下,会全力以赴,投入所有精力和资源,然后大力出奇迹。”

  张一鸣不是个疯狂的人。他很保守,决策前,犹豫重于果决。他会反复思考一件事情,直到触达本质。

  回北京后,张一鸣判断,“中国科技公司的黄金时代即将来临。”

  02 落下第一个棋子

  2015 年,张一鸣给公司定了非常激进的目标。“在一个活跃竞争的行业不激进就是后退。”

  激进的表现之一是,这一年字节跳动布下全球化的第一个棋子,海外版今日头条 Topbuzz。

  关于这个产品的最好消息是,一度站在 Google play 下载量第一的位置。最坏消息是,The information 在 2019 年 11 月发文称,Topbuzz 正在寻求对外出售。字节跳动官方对此没有回应。

  一位出海产品创业者告诉「新芒 daybreak」,“出海内容本地化问题比较多。和 TikTok 不同,资讯类的本地内容产出偏专业化。”事实上,Topbuzz 就曾因内容低质而被投诉。

  上述创业者所了解的是,Topbuzz 的月活在 1500 万左右。这个数字在资讯出海领域,属于中等偏下的水平。张一鸣本人对这款产品没有过特别的评价。

  硅谷之行后,张一鸣开始频繁出国。2015 年飞了两趟日本。坐车穿梭在京都,他感觉跟老家福建很像,好比从永定县北门山往下看的风景。两年后,日本成为抖音海外版 TikTok 最先爆发的地方。

  同年 9 月,张一鸣是中美互联网论坛的受邀嘉宾之一。西雅图的照片中,与他同桌的左手边是思科公司 CEO 钱伯斯,右手边是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他还跟比尔·盖茨聊了聊操作系统的未来。

  彼时,除了今日头条,张一鸣的手里其实没有什么好牌。未关闭前的内涵段子,悟空问答,懂车帝,都是想象空间有限的细分产品。

  年初在冲绳团建,他把大家叫到一个居酒屋,第二次讨论要不要做短视频。第一次是 2014 年,当时他们办公楼附近的知春路地铁上被腾讯微视的广告淹没,微博的秒拍也在不遗余力砸钱推广,犹豫之下没有跟进。冲绳的讨论,也没有积极的结果。

  这一年快结束的时候,短视频最有竞争力的玩家变成快手和美拍。这条赛道,张一鸣觉得已经错过了。

  但是他还心心念着全球化。他给自己定制了一款悬空转动的地球仪放在办公室,“全球化从这里开始”。

  03 第一次海外投资

  2016 年 1 月,张一鸣和曹毅出发去了印度。在德里,孟买和班加罗尔,他们参观了 Ola 等创业公司,与红杉在印度的投资者会面。

  印度的移动基础设施发展迅速,智能手机越来越便宜,本地运营商提供的 3G 套餐价格合理,允许用户浏览和分享更多内容。就连路上简陋的“突突车”车身,都是 PHP、JAVA、C++等编程语言的学习广告。

  这一切让张一鸣兴奋、着迷。他说,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复杂”的味道。

  2016 年互联网大会,他在演讲中明确,头条将通过 Build&Buy 的方式在海外扩张。

  当年,字节跳动就投资了印度新闻应用 Dailyhunt,并控股了印尼新闻推荐阅读平台 Babe。据说,他们还试图以换股的形式提出投资美国应用 Reddit,但被管理层婉拒。这家公司后来接受了腾讯的投资。

  字节跳动投资 Dailyhunt 有一个很重要的背景信息。

  蒋凡曾经的战友、友盟联合创始人陈彧堃,2016 年在印度市场推出一款叫 NewsDog 的新闻聚合产品,20 个人的团队就做到 1000 万规模的用户。陈彧堃到访印度,发现当地人更多还在用印度语而不是英语,凭此敏锐的发现,他成为印度下沉市场的最早获益者。2018 年 5 月,NewsDog 被腾讯投资,是 Dailyhunt 的有力竞争对手。

  投入阿里阵营的 UC,在印度也有不错的基础。还有印度本土公司都在蚕食信息流市场。字节跳动在这一领域没有占据绝对优势。

  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张一鸣加大对印度市场投入的决心。2018 年 6 月,对标 Sharechat,他们在印度自建了社交网络应用 Helo;2020 年 3 月,音乐流媒体应用 Resso 上线,加入与 Gaana、Spotify 等产品的竞争。

  2016 年底,距离冲绳会议过去差不多两年时间,张一鸣第三次跟团队提起短视频。这次他们决定,不再放弃。“短视频会给世界带来很多改变。我们要大力尝试,不仅做,还要做两款,国内做,海外做。还要做好海外并购。”

  对这家公司来说,2016 年与国际接轨的一个侧面事件是,苹果 CEO 库克访华时参观了字节跳动。了解到今日头条的增长曲线之后,库克告诉张一鸣,“当增长还能用月对月度量的日子是美好的。”

  04 第一次与美国团队合作

  2016 年 3 月,雷军接受两会采访时,肯定今日头条是中国创新、引领全球的代表。一些产品在融资时会说,要做中国的今日头条。

  看到这篇报道,张一鸣内心自然有些小窃喜。但他还是拿出延迟满足感的自我克制,“其实我想到 Google、FB 的独步全球,当看到 SpaceX 升空的视频,一种略 low 的感觉油然而生,中国公司还需努力,差距仍然巨大,不过这才有意思。”

  11 个月后,2017 年中国农历新年假期,张一鸣就坐上前往洛杉矶的飞机,去收购美国的一家公司。

  他很快见到 Flipagram 的管理团队,当时这家公司的经营陷入困境,最终答应交给字节跳动。

  Deal 完成,回到国内。一个多月后,他跟团队说,要去洛杉矶做整合工作。同事个个面露难色。他们中大多数都没怎么出过国,一致表示没什么底气。

  2015 年推出 Topbuzz 时,团队更没信心。张一鸣研究了全球化做得最好的中国公司华为之后发现,华为的产品既有售前,又有售后,还有实施部署,发达国家和非洲却都能被拿下。张一鸣鼓励团队,这么需要本土化的企业都能走向海外,我们也可以。

  这次他们要远赴重洋,让美国的团队心悦诚服地接受一家中国公司的指挥,又是一个新的命题。

  张一鸣在洛杉矶的整合工作耗时不到一个月,4 月下旬回到北京。Flipagram 后来的表现没有十分惊艳,但这是他第一次与国际团队的合作实践。

  回国没两天,4 月 25 日,张一鸣与王兴参加了包凡主持的一场对话。

  包凡问,对方在创业过程中最厉害的一个决策是什么。王兴说,张一鸣看得很早,比绝大多数人都更早明白这是一个什么事情,这是一个多大的事情,这事情的关键是什么。而且他提前几年就反复地积累,而不是在做了之后才开始。

  王兴的这段评价是对张一鸣思考和行动逻辑的最精简概括。包括全球化,他都是这样做的。

  一天后,加入字节跳动半年时间的柳甄站在美国哈佛的演讲台,她讲的是自己作为一个外国交换生,从律师做到 Uber,再到今日头条高管的故事。中心思想是,不设边界,直到疼痛。

  柳甄还介绍了头条是怎样一个移动资讯产品,相比用户花费大量时间去主动找信息,头条会让有用的信息主动找到你。她特别提到,头条的人均时长是 76 分钟,“这比 Facebook、Snapchat 或 Twitter 用户在其平台上停留时间都长。”

  互联网这一年的主题似乎就是突破边界。TMD 都在玩着大冒险的游戏。柳甄的演讲,更像是对美国主流社会的一次官方宣言:字节跳动也在不设边界,你们准备好了吗?

  05 决定性意义的一次大并购

  2017 年这家公司的战略核心产品已经变成抖音。起步落后快手、美图,他们需要更懂短视频的本质,找到反超的路径。

  8 月,抖音在国内的日均播放量超过 10 亿,三个月增长近 10 倍。官方宣布将投入上亿美金帮助抖音出海。日本是第一站,当年 11 月就登上日本免费榜下载量第一。

  资本动作也暗中进行。张一鸣和宿华同时看上了 Musical.ly,一家总部位于上海、用户却在北美市场的短视频公司。

  据科技互联网观察者潘乱的消息,因为 Musical.ly 的早期投资人傅盛拥有一票否决权,而猎豹内容转型不顺利,因此要求并购 Musical.ly 的时候,附带收购旗下新闻聚合平台 News Republic 和 Live.me。买一附二的要求,导致快手退出,张一鸣则接受了傅盛的条件。

  前不久傅盛在接受晚点 LatePost 采访时回忆,“当时张一鸣多决绝啊。他家在北边,我在东边,每次跑到我家楼下咖啡馆就聊,自己专门跑过来聊。连续聊了两三次。”

  针对 News Republic 的问题,谈判环节,张一鸣团队应该有提出折中意见。今日头条可以把猎豹的整个内容体系接手,变现后,给他们分成。但傅盛坚持,“结盟可能是最好的方式。”

  2017 年 11 月,仅相隔一天,字节跳动并购 Musical.ly 和 News Republic 的消息对外公布。几天后的乌镇互联网大会,张一鸣和傅盛都接受了媒体采访。当时大家关注的焦点不在 Musical.ly,而是两个风头正盛的创业者之间的合作。

  采访现场,张一鸣告诉我,“信息流国际化,规模优势很重要。(猎豹)自己做可能不具备规模优势,跟我们合作挺好的。我们提供信息流内容,然后变现,跟他们分成,就像 Google 跟很多公司合作一样。”他还说,“我都没有花太多精力,团队自己对接就行了。”

  关于字节跳动的全球化,他回应,没有特别复杂的东西,这是未来三四年中很重要的增长点,既直接又明显,已经为公司带来不少收入。如果是一家美国公司,他们天然就会说,欧洲用户多少,加拿大用户多少。“很多人做海外市场有心理障碍,抖音放在日本没几个月就火了,我们好像也没有做特别的事情。”说完,他笑着转向同事,“这么说好像我抹杀团队的工作了。”

  他还说,信心很重要,很多时候自己怂了就可能没有信心去做了。”之前很多公司认为不行,但我们试得好像还可以。”

  第二天,我见到傅盛,关于互联网出海他主要谈了两点:

  一是,不仅中国,整个世界移动互联网流量都基本见顶,巨头对流量的掠夺挤占了创业公司的空间。Facebook 抄腾讯还抄 Snapchat,Snapchat 一个季度下载量就跌掉 2000 万,然后追着 Musical.ly 打。他说,猎豹从零做起,两年时间拿下 3 亿用户去美国上市,那时候美国一个用户才零点几美金,后悔当初没有把利润全砸进去买流量。

  二是,巨头出海为什么那么难?国内最好的人才派不出去。百度的人跟他说,做完海外一个国家,一点声量都没有,还不如把国内一个省的 BD 做好。中国业务越好,出海越难做。派出去的人可能都不是精英,拿不到多少总部的资源,年终给个低评级。这样一来更没人愿意出去。高层一看,花那么钱看不到效果,不如不搞。

  傅盛说,这个问题跟张一鸣沟通过,他们的意见一致,不如中国团队发一个美国版。猎豹当时的问题相反,做海外版的人不愿意做国内市场。他还说,生物学的思维模型对他启发很大,没有一劳永逸,永远都在动态发展。这应该是受了张一鸣的影响。

  从张一鸣后来的动作看,光是中国团队发海外版还不够,需要老大亲自上阵。2019 年,张一鸣2/3 的时间人都在海外,亲自考察当地市场,管理团队。

  虽然收购 Musical.ly,张一鸣多花了 1.3 亿美金,不过 News Republic(以下简称 NR)也不完全是个包袱。

  2016 年 8 月傅盛以 5700 万美元收购 NR,看中的是背后 1650 家新闻机构的版权。一年后,转卖给张一鸣,版权资源已经增加到 2700 多家。对于在版权方面投入重金的头条来说,这也是需要的。另外,NR 在法国波尔多和旧金山设有双总部,法国、德国和英国有一定用户。字节跳动在欧洲没有业务,借着这一收购案,顺势启动了欧洲业务。

  至于 Musical.ly,这笔 8 亿美金的并购案对张一鸣和字节跳动更是起到决定性作用。他间接拿到美国和欧洲 6000 万的月活,与 TikTok 合并后,成为全球化进展最快、影响力最大的一个产品。

  最要紧的是,他收获了一枚重要人才,Musical.ly 联合创始人朱骏(Alex)。

  Musical.ly 的创意是他灵光闪现的结果。有一次在加州火车上,他发现周围的青少年在听音乐、自拍、分享内容。他想,为什么不把这些都整合到一个应用呢。这个应用就是 Musical.ly,上线后吸引了众多低年龄段的用户。过去,朱骏的关注点一直是产品设计和用户体验,他会花很长时间思考按键的颜色。

  2017 年底,Musical.ly 被并购,朱骏留下帮忙过渡,后来退出休息了一段时间。2019 年初重新加入字节跳动,负责抖音国内产品,向张楠(现字节跳动中国区 CEO)汇报。10 月 28 日,他被调任负责 TikTok,直接向张一鸣汇报。

  在张一鸣的这场全球战役中,朱骏是他完善全球管理团队的最重要的助手。包括最近 TikTok 被美国监管层质疑数据安全问题,作为救火队长,他被派往一线。在美国人眼里,朱骏扮演的是一位和事佬的角色。

  06 第一个出海明星产品

  不同国家或地区之间存在文化差异,这是事实,也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全球化最大的心理障碍。张一鸣想知道,Facebook、Youtube 等全球化成功的公司是怎么解决的。

  一开始,扎克伯格就为 Facebook 的全球性增长建立基础:界面保持简单,就像 Google 一样,极简的外观却包裹着复杂的技术;在其他国家使用 Facebook 的用户,不会觉得跟自己离线生活相距太远,你只能看到自己的朋友。翻译工具则让 Facebook 没什么成本就在全世界各地内容本土化。

  这些研究,让他们获得参考和底气。市场不同,不意味着产品版本多样化。张一鸣确定的出海策略是:做全球化的产品,加本地化的内容。

  简而言之,国内外的产品使用的是同一套技术,体验和功能完全相同,内容运营本地化。

  五年时间,字节跳动在海外自建了 Topbuzz、TikTok、Topbuzz vidieo、Hypstar(后更名 Vigo),Lark,Helo、Resso7 款产品,这些应用在国内也有版本。一款产品全球发行,这在中国互联网公司并不多见。

  据一位字节跳动内部人士反馈,Base 在新加坡的技术负责人是向杨震源汇报,技术没有单独的部门支持国际化产品,而是在各个大组里划出小组负责。2018 年开始,海外业务招兵买马运营人才,北京外国语学院的不少毕业生被招募进来。然后根据不同情况决定是否在当地设立办公室。初期,东南亚等地的运营负责人都在北京总部。

  这套策略不是什么独门秘籍,很难完全解释字节跳动出海的阶段性成功。

  2018 年初,张一鸣与 GGV 合伙人童士豪有过一场简短的对话,关于如何在海外取胜,张一鸣说,产品、技术和运营,要更勤奋,更精益求精。

  TikTok 亮相初期,当地 Instagram、Youtube、Twitter 等社交媒体的优质内容创作者,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网红,被邀请入驻 TikTok。这些人已经有很好的粉丝基础,拥有创作能力。

  2018 年年中,我曾接触过日本和印尼的几位创作者。当时他们中的大多数,还只是把 TikTok 当作一个好用的短视频拍摄工具,高清,有特效。目的是把拍好的内容再上传到人人必备的 Ins。他们在 TikTok 则主要学习别人怎样拍出更好的视频,留言区用户的评论,大部分也是在讨论拍摄技巧。

  但当时有个值得关注的现象,印尼两个网红的 YouTube 粉丝量差不多是 TikTok 的几倍,视频播放量却基本相当。那个时候人们开始见识到 TikTok 的流量效应。运营团队会把国内抖音平台的爆款内容,平移复制到其他市场,比如挑战,标签、尬舞机等。这些策略无形中拉升了观看人群的数量。

  比如,他们抓住日本人习惯抱团的从众心理,多推荐团体挑战玩法,吸引更多人参与。日本人还比较害羞内敛,只看不发,简单适合家庭成员互动的舞蹈也比较受欢迎。总之,落地时与当地文化习俗进行强贴合、强绑定,是海外运营的基本准则。

  当然,TikTok 激增的下载量背后是高成本投入。在日本,冷启动阶段就开始大量商业投放,比如与当地明星联合发布新歌。合并 Musical.ly 的账户后,TikTok 成为海外下载量最大的 App。

  2018 年 5 月 7 日,张一鸣在朋友圈发了一张 2018 年 Q1 的全球下载数量。TikTok 在总榜排名第六,苹果应用商店下载量全球排名第一。他配文,Celebrate small success。

  正是在这个朋友圈下面,他与马化腾言语交锋。张一鸣说,“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马化腾回敬,“可以理解为诽谤。”他们都说,要公证对方。半年前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他们还在“东兴饭局”谈笑风生。

  海外市场,腾讯以资本连接的方式布局了字节跳动重点进入的领域。而在国内,抖音的破坏式传播,更是让腾讯紧张。他们先是投资了抖音最重要的竞争者快手,然后复活微视。最新的动作是,微信在二级入口灰度测试视频号。短视频的对决,远比我们想象中激烈。

  07 一个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

  TikTok 在海外买量换增长的做法不可持续。2019 年初,张一鸣要求团队重新评估美国市场的所有营销活动,以最低成本获取并留存用户,提高投资回报率的同时,开始商业化探索。据晚点 LatePost 报道,2020 年 TikTok 第一次有了 75 亿元的独立商业化目标。

  TikTok 成为一种现象的大背景是,短视频应用的形式在全球年轻人群体广受欢迎,形成一种潮流。Complex 和 Vice 等视频制作发行商也起到助推作用,甚至连一些大牌愿意在短视频平台投放广告。

  根据 Captiv8 的数据,TikTok 用户中有 69% 的年龄介于 14 至 26 岁之间。这部分年轻用户被描述为是“难以捉摸的”,恰恰又是品牌商希望触及到的。所以海外营销公司会把 TikTok 与 Snapchat 结合使用。

  营销主很想尝试新的社交平台,TikTok 虽然没有太多数据和工具提供,但它的观看量实在太诱人,打上标签内容的观看次数超过 10 亿是家常便饭。万圣节期间,美国一个连锁饭店的标签式病毒营销活动,观看次数达到 39 亿,所花费用是 15 万美金。

  部分原因是,TikTok 还是一个新平台,暂时没有太多的广告客户,意味着品牌之间没有激烈的眼球争夺,而且平台限制或约束也比较少。

  关于 TikTok 最新的消息是,字节跳动正委托一家猎头公司在为美国 TikTok 寻找 CEO。因为用户隐私和数据安全问题,美国的听证会于当地时间 3 月 4 日刚结束。

  TikTok 在全球流行,结果是被 Facebook 、Google、Snapchat 视为重要对手,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复杂问题和挑战。

  字节跳动旗下的其他出海产品也不是畅通无阻,甚至做得更辛苦。

  比如信息流,欧美市场的媒体生态已经很成熟,尤其 FB 的个性化推荐比头条做得还要早。Topbuzz 最早还依靠 FB 推广导流。

  东南亚市场的运行规则是,本地人负责底层内容,中间是印度和中国公司的平台竞争。FB 和 Google 则手握封顶权限,他们掌握着规则和生态,甚至全球的网络广告销售体系。东南亚用户一抓一大把,商业化能力却很弱,比中国慢一拍,真正赚到钱的公司屈指可数。

  2019 年,朱骏执掌 TikTok 之后,前往纽约曼哈顿的 WeWork 办公室稳定军心,应对美国监管危机。灰白长发、山羊胡的样子,让他看上去更像诗人,不像是科技公司的负责人。唯一一次接受采访时,他力证 TikTok 不是威胁,甚至不排除将 TikTok 重组为一家独立公司,成立新的董事会。

  这一系列问题表明,字节跳动的出海网络还需要花更长时间去构建和完善。

  国内组织升级和人事调整完成后,张一鸣给自己的任务是,更好地改进一个超大型全球组织的管理。商业社会也在期待更好的结果。

(0)
(0)
 
举报
评论 一句话评论(0
登录后才能评论!
© 2014 bubuko.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46678号-4
打开技术之扣,分享程序人生!
             

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