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详细

扎克伯格另一面:鼓励员工抄袭、伪装爱国主义、扼杀竞争对手

发布时间:2020-07-31 23:02:24
阅读:143     评论:0     收藏:0      [点我收藏+]

  文/Noora

  来源:华商韬略(ID:hstl8888)

  扎克伯格也许不是恶魔,但也绝不是天使,因为他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商人。

  美国当地时间 7 月 29 日,美国四大科技公司 CEO 首次一同出席国会反垄断听证会,接受议员对其垄断市场、侵犯消费者权益等一系列问题的质询。

  其中,Facebook 的创始人扎克伯格和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是在此次听证会中被问得最多的两位,贝索斯被问了 61 个问题,扎克伯格 62 个问题。

  相比其他科技巨头对中国相关问题的克制,曾以对华友好姿态示人的扎克伯格对中国攻击却是最厉害的。

  在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上,扎克伯格就围绕抖音国际版 TikTok 等议题大做文章,先是污蔑中国科技公司有“危险性”,之后则标榜自家公司“对赢得与中国的网络军备竞赛至关重要”。

  1.

  一面是毫无根据的指责中国企业,另一面是 Facebook 及被收购应用也是抄袭大户,还曾抄袭过多款中国应用,比如微信及微信小程序。

  2012 年的时候,Facebook 就被一家叫做立方网的中国互联网创业公司起诉过,控诉的理由就是抄袭。立方网公司 CEO 熊万里认为,Facebook 的“时间线”是抄袭了本公司的“时间轴”功能。

  而在去年 Facebook 也被传抄袭抖音,短视频分享应用 Lasso 立志于争夺年轻用户的市场,但是在很多国人的眼中,它与我们日常打发时间的 App,抖音大同小异。

  在针对 Facebook 垄断行为调查时,有一位议员 Pramila Jayapal 搜集到了一份关键资料——扎克伯格和 Facebook 员工之间的邮件记录。

  记录显示,员工提到,在快速发展的中国互联网行业,从人人网到腾讯,似乎抄袭已经成为一种潮流,且能让公司更快前进。扎克伯格对这一看法表示认可,并将邮件转发给 Facebook 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说不定你会觉得这很有趣,也有予以认同。”

  这也逼迫扎克伯格承认,Facebook 确实抄袭过竞争对手——他的原话是,“我们肯定会在我们的产品里使用别人首先做出的功能。”(we certainly adapted features that others have led in.)

  根据标普全球编制的数据显示,脸书公司在过去 15 年里收购了 90 多家公司,这其中就包括了 2012 年 Facebook 以 7.15 亿美元收购 Instagram,2014 年以 22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WhatsApp,将萌芽中的竞争对手收入囊中,这也让议员们再次质疑其垄断地位是以威胁抄袭竞争对手、将其赶尽杀绝、最终通过收购的方式获得。

  虽然遭到了议员尖锐的抨击,也无法反驳垄断事实,扎克伯格便将矛头直指中国。他在听证会上表示,如果削弱美国科技公司的垄断,只会阻碍美国企业的技术创新,甚至还会给中国企业提供便利。

  而扎克伯格之所以“批判中国”,就是为了迎合国会,拿中国当挡箭牌,转移听证会的重点,或是让国会对其网开一面。

  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对中国开火,在 2019 年,Facebook 入华失败后,一反往日“雾霾下在北京跑步”的友好,多次在演讲中挥舞“言论自由”的大棒,抨击中国。

  这个“不择手段”的扎克伯格怎么看起来如此陌生?其实,“不择手段”一直是他本质的另一面。

  2.

  在 Facebook 之前,在哈佛上学的扎克伯格成立了一个名叫 Facemash 的网站。这个网站很简单,放了两张女生照片,再让用户选择哪张更好看,相当于是哈佛版美女评选网站。

  该网站一经推出就获得哈佛学生的欢迎,第一晚就有 450 位访问用户量,产生了 2.2 万页面浏览量。

  但经过调查,该网站的照片来源系扎克伯格通过入侵哈佛系统偷来的,为此,扎克伯格被学校进行了处分,网站也被关了。

  在电影《社交网络》里,这个网站的建立是归于他被女朋友甩了,一怒之下对女生进行的报复。但现实的真相如何,我们也不得而知。

  虽然网站被关停了,但扎克伯格的才能吸引了两位富豪学长——泰勒和卡梅伦。

  这俩人找到马克,并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创业想法,做一个在线社交网络。主要功能是为哈佛同学提供在线上寻找约会对象的可能,网站将被被命名为“哈佛联谊会”(Harvard Connection)。希望扎克伯格能为他们提供技术支持。

  扎克伯格虽口头上答应,但一直以各种理由推托搪塞,拒绝交出编码。直到几个月后,Facebook 突然诞生,而且还大获成功,成为史上第一家在线社交网络。但两兄弟的“哈佛联谊会”胎死腹中。

  为此,两兄弟将扎克伯格告上法庭,起诉他抄袭,直到 2008 年,双方才达成和解协议,两兄弟获得 2000 万美元的现金赔偿及 Facebook 价值约 4500 万美元的股票。 ——如果没有切实的证据,扎克伯格想必也不会拿出这么大笔的赔偿。

  3.

  除了 Facebook 诞生的创意是“剽窃”而来,在其发展过程中,抄袭也是它一直撕不下来的标签。

  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为帮助搜索跟踪对手取得垄断,Facebook 有一个内部的“EarlyBird”警示系统,用于识别小型公司所构成的威胁。发现之后要么将其收归门下,要么进行抄袭,从而摧毁来自潜在对手的竞争。

  比如此前,Facebook 收购 Snapchat 未果,就在 instagram 和 whatapp 上开发了一模一样的阅后即焚故事和脸部识别 AR 滤镜。Facebook 还开发了 Bonfire,来围追堵截 Houseparty。

  最近,Facebook 还把目光盯上了在海外大受欢迎的 TikTok(国际版抖音),截止今年 4 月,TikTok 在全球下载量已超过 2 亿次。

  Facebook 为了与其竞争,又化身“复制大师”,开发了一款 Lasso 软件。只是,Facebook 的抄袭并没有抄到精髓——算法和推荐机制,Lasso 表现惨淡,TikTok 却火热增长。

  所以在本次听证会上,扎克伯格就借美国政客试图封禁 TikTok,给议员们“洗脑”:妨碍美国技术创新只会“帮”到中国。

  不过,被莫名蹭热度的 TikTok 也毫不客气地反击:Facebook 一再推出山寨短视频应用,现在又将对竞争对手的恶意攻击“伪装成爱国主义”,“想让我们在美国消失”。

  在网络社交领域,扎克伯格的目标是要做永远的赢家,即使是用抄袭、威胁、恶意收购等方式,因为他是个商人。

(0)
(0)
 
举报
评论 一句话评论(0
© 2014 bubuko.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46678号-4
打开技术之扣,分享程序人生!
             

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002号